Skip to Content

Monday, September 16th, 2019

• 雪中宴\白萬偉

Closed
by December 31, 2016 General

  雪未落,但已與好友相約一頓雪中小宴,共銷飄雪的閒散,共品溫暖的滋味。只因,志趣相投。與君,能飲一杯無?

  宴擺何處?隆重也罷,樸素也罷,但必須靠窗,通透的落地窗尤佳。北方的城市,冬季格外肅殺單調,雪便如精靈般妝點了天地。倚窗而坐,窗內暖意融融、人氣熱旺,窗外雪花飛舞、人行車駛,晶瑩的水珠爬滿窗子,朦朦朧朧、饒有情致;這冷暖迥異的境遇,頓生一種莫名的幸福與安全,美妙而自足。唯擺宴,以表達。

  何以成宴?食冬,當以熱、燙為宜;最美不過涮鍋。貯藏的美味,統統奉上:豬羊牛肉、各色蔬菜、豆腐粉條、麵條煎餅,凡可涮食、不一而足,率性搭配、極具創意。炭鍋、氣鍋、柴鍋,煮沸一鍋或清淡或麻辣的鍋底,便可爽涮而食。小酒必不可少,酒不在多少、好壞,只為調劑助興,藉以釋懷。唯涮鍋,方應景。

  與誰赴宴?可一人獨宴,雪中靜心,難得與自己相遇而語,追憶往昔、思考人生亦可,恣意暢想、獨自傷懷亦可。可二人對宴,或是同學、朋友,或是戀人、知己;相視對坐,小酒、小菜、小吃、小酌,彼此訴述,心靈相通。可三五圍宴,氣場足、氛圍濃,推杯換盞、調侃打趣、歡聲笑語,熱烈而溫馨。唯率性,才暢快。

  一位朋友對「宴友」的界定分外恰切,頗中人心。對得起清靜、閒逸「雪中宴」的,當為「無用」的朋友。簡言之,就是不以功利成朋友,不為談事而相聚,簡簡單單、純純粹粹、坦坦蕩蕩,彼此赤誠相見、互無他求;沒有主賓之分、級別之異、禮數之累,只為聚而聚,宴而宴。如此,才不會枉費「飛雪連天,圍爐樂宴」的閒情雅趣,才不會辜負「雪舞時節,舉杯相邀」的濃情摯意。

  猶記小城幾位所謂「文人騷客」雪中邀宴的歡暢淋漓。那日,天降初雪,興致大起,便相邀聚於城中一火鍋小店。此店不大,但分兩層。抖落因步行而落沾的雪花,搓手、重步,相擁登上二樓。撿一靠窗的座位自由落座,手握一杯暖茶,凝視窗外雪花紛揚,自由感慨這雪之浩然與飄逸。或許旁人聽來酸,但我們卻感覺極富情調。

  火鍋沸騰,涮料擺好,小酒斟滿,任意一人一呼,便開涮開喝。咕嘟嘟的湯裏,肉、菜、菇,葷、素、鮮,相遇相融,毫不排異;一鍋燴,燴出萬般風情、鮮香滋味。熱鬧鬧的宴上,天南海北、文學藝術、坊間巷裏,眾人敞開話題、借酒閒侃;一席談,談出獨到見地、情誼悠長。如此,這火鍋與宴友便自然契合,皆是融洽和諧、融成一派。隔窗而望,燈火闌珊映襯着漫天飛雪,與滿臉紅潤相談甚歡的一幫「閒人」相映成趣,寧靜安詳、溫馨愜意。不覺慨嘆:人生最大快意當不過如此。

  那日宴罷,雪中漫步,透過臨街店面的玻璃窗,瞥見多對情侶依窗而坐,或喝着咖啡,或吃着快餐,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好生羨慕。想必,這用心而設的雪中浪漫小宴,定會彼此銘記於心,珍藏一生。

  雪中宴,極應飄雪之景,極富宴飲之趣;雪中宴,有關於食,須暖心暖胃;有關於人,須至情至性。如此,才會趁雪宴出小情小調、真情真意。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