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iday, December 13th, 2019

【暖势力】弃厚薪远赴穷乡僻壤.无国界医生爱洒非洲

Closed
by November 10, 2016 General

2016-11-10 21:00

有这么一位爱旅行的医生,在去年脱下了白袍,放弃优渥薪酬,带上了梦想、使命和听诊器,踏上非洲衣索比亚的索马里州大地,在这片穷乡僻壤披上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战衣”,开启这段刻骨铭心的旅程。

许有晖相信,虽然每个人的能力有限,但不能小看自己所作的决定,也许会为他人带来极大改变。(图:星洲日报)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0日讯)有这么一位爱旅行的医生,在去年脱下了白袍,放弃优渥薪酬,带上了梦想、使命和听诊器,踏上非洲衣索比亚的索马里州大地,在这片穷乡僻壤披上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战衣”,开启这段刻骨铭心的旅程。

他是来自吉打州亚罗士打的许有晖,任职新加坡中央医院脑科神经部专科医生。

经过左思右想后,他决定辞去工作,加入无国界医生,实践大爱无疆的人道救援任务。

一向独立自主的他在作出这项决定时,身边亲友并无阻止,但工作上的细节以及现实生活中的难题却让他有些顾虑。

“辞职是一件大事情,尤其我本身是一名脑科医生,全新加坡可能就只有几家医院有脑科部门,所以离职后若想回去工作并不那么容易,会担心日后该到哪里就职。


许有晖形容,告别索马里之日是他非常感慨的一天。孩童们一个个亲吻他的手背,由衷
不舍他的离别,转过头后都哭红了双眼,令他倍感揪心。(图:星洲日报)

遇到志同道合义工

“最后我就干脆不想了,直接向上司辞职。上司先是对于我的决定吓了一跳,问了我很多问题,说为何要到那么远,去做危险又没钱的工作。最终,上司给了我一年的无薪假期。”

他说,在这个讲求功利的社会中,有许多人无法了解他的想法,甚至会认为他是个怪人。但当他加入无国界医生组织遇到与他志同道合的义工后,让他感到非常自在与轻松。

“在那里不会有人问你为何要加入无国界,因为我们都有同样的目的,可以看到善良的医生将心思放在病人身上,天冷了会担心病人没被子盖。但在医院上班时,大家每天讨论的就是买车、买房等的现实话题。”

也就是这份不想向现实低头而忘却梦想的决心,许有晖在去年10月经过该组织约半个月的受训后,正式在索马里着手负责营养治疗项目,以照料营养不良的孩童为主。

孩童手臂成人拇指粗

许有晖告诉星洲日报,在此趟旅程前,本身就曾在2001年还是医学系二年级学生时,前往同样是非洲国家的史瓦济南实习,当初的经历也让他更加确定未来要走的路。

他说,当年实习期间所负责的是成人爱滋病患,而这趟索马里之行,面对的是更多营养严重不良、身体瘦削孩童,让新来乍到的他看了也感震惊和加倍心疼。

许有晖透露,在当地,医生会使用“手臂中环测量带”来快速诊断儿童营养不良的情况,若孩童手臂的中围少于12.5公分就代表情况严重,需要送院就医。

他竖起自己的拇指头说,“12.5公分有多大?就是我大拇指的尺寸。你能想像那些孩子的手臂就像我拇指般大小吗?”

这让他不得不说,大马人确实身在福中,而当地政府却往往为保名声或不情愿为了疾苦贫民大费周章、掩盖疫情,面对这种情况让他感到既无奈又无助。

此外,他表示,在索马里一望无际是没有交通的,当地人一旦病了或是即将生产的妇女都得翻山越岭,步行至少5公里,甚至超过一天的路程才能抵达遥远的医院。


一旦有疫疹爆发,医疗团队便会到一个接一个的村庄去了解疫情。许有晖(右四)经常都是
谦卑地蹲着身子与当地人看诊、交谈。(图:星洲日报)

经历资源匮乏学会珍惜

提起那段日子最大的感触,他表示,身历其境让他对贫困有更大领悟。

“那里资源匮乏,既没有水源也没电源。水槽车1个月只会到来1、2次,只能收集在桶中,用完就无。我们在出外进行流动门诊时,路途中就算看见河流也都是干枯见底,因为已好几个月没有下雨。

“我在回马于泰国转机之际,在飞机上看到绿油油的稻田和河流时,才发现到原来这些景色是如此漂亮。如今每当在超市看见罐头食品部门摆满五花八门食品,脑海会再次回忆起那段日子的艰辛,因为当时每天想念的就是这些食物。”

种种的感慨让现在的他更加懂得珍惜一切,回国后的他也会更主动提醒身边的人要珍惜食物。

星洲小词典:无国界医生(Medecins Sans Frontieres)

一个独立的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致力为受武装冲突、疾病和天灾影响,以及遭排拒于医疗体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紧急医疗援助。为了坚守独立原则,让外界认同组织协助危困中的人群,是不受种族、宗教、性别、信念或政治背景左右,救援项目的捐款绝大部是来自公众。


由于当地专业医生严重不足,许多时候被迫在无奈之下,家长只能忍着痛看着孩子就这样没了。
图为一名父亲携带患有先天性脊柱裂的儿子前来求诊,父亲的眼神尽显无助与彷徨。
(图:星洲日报)


许有晖初到索马里时,许多孩子会因害怕外地人而避而远之甚至躲到树上去,但经过长时间的
相处,很快大家便打成一片,还会喜欢粘着许有晖,陪他看日落。(图:星洲日报)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 ‧ 报道:苏丽娜 ‧ 2016.11.10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