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ednesday, August 21st, 2019

【暖势力】脱离黑帮打杀.昔日龙虎将街头送温饱

Closed
by December 28, 2016 General

2016-12-28 22:48

他堕落过,什么毒品都吸食过,手臂上连条血管都找不到,曾经半年没洗过澡,披头散发的像个活死人般,毫无尊严的过日子。

“浩哥”潘志浩视所有上来吃饭者都是他的家人,几乎都记得所有人的名字。(图:星洲日报)

(吉隆坡28日讯)因为他饿过,知道饥肠辘辘非常不好受,所以他有个心愿:让有需要的人都能吃上一顿饱餐,毕竟每个人都有一些不堪回首,也有不可告人的过去。

因为他堕落过,什么毒品都吸食过,手臂上连条血管都找不到,曾经半年没洗过澡,披头散发的像个活死人般,毫无尊严的过日子,所以他知道卫生对一个人有多重要,所以他开设“社区重生中心”,让街友有个地方可以刷牙洗脸冲凉洗衣服,再吃上一顿热热的午餐,休息一阵后再回到自己的地方,纵使每周只开放5天,却是方圆一带街友相约去吃顿热食、洗刷休息的好去处。

11岁退学混帮派

他是前囚犯、前吸毒者、前通辑犯、前黑社会“龙虎将”,11岁便有第一个文身。

他说是因当年瘦小,不堪被人霸凌,对黑社会产生憧憬,所以左右手臂各文上船锚和女人头像,结果被校誉至上的“名校”校长视为大逆不道,硬将他退学,从此他只有小学五年级的学历,开始了他混帮派的岁月。

由槟城的“小华记”到吉隆坡的“十八罗汉堂”,你听过吧?他就是这些帮派的“龙虎将”,“想当年我手捉两把西瓜刀,由日落洞一路斩落半山芭,斩足三日三夜,连眼都没眨一下……”像足了“古惑仔”系列电影,舔刀锋讨生活,他的结拜兄弟在一次火并中被斩死,他为了复仇,斩死了对方人马,也开始了他吸毒、逃亡、混更多黑帮的日子。

这么“穷凶恶极”、“无恶不作”的黑分子,曾经在帮派里“身光颈靓、风光无限”

的潘志浩──浩哥,来到基督教徒开设的戒毒中心,信仰了主耶稣,今天是半山芭“重生社区中心”的负责人,也是“重生团契/社会关怀”的主席。问他过去做过最坏的事,他捻起手指数了数,如数家珍般的把他最风光与最堕落的日子都细说一遍,那些被控的条文他都一一记住。

坐牢18年
什么毒都吃过

“戒毒所进出6次、坐牢3次、因杀人罪名不成而被限制居留在木蔻山1次,扣除了假期,我用了18年的岁月来服刑。”人生能有多少个18年啊!问他吸毒了多少?“23年,什么毒都吃过,什么方式都用过,以前我的手臂看不到血管,最长6个月没有洗澡,为什么?吸毒的人最怕碰水,会失去那种快感,我那时就住在殡仪馆里,跟死人住了多久我都忘了,倒没有见过鬼。

“吸毒吸到high了就享受那种快感,醒来后就去找钱来买毒品,我做过非法掌车的,那个年代才收20仙,我还抢过一位大老板的劳力士表,上面都是钻石,几靓下,结果就去坐牢了。”

“浩哥”(右)在圣诞节派发粮食活动上,带领出席者祷告。(图:星洲日报)

生父母弃养
养父母带大

浩哥来自槟城日落洞一新村,生父因做地下赌庄,无法赔出高额奖金而卷款逃亡香港,生母则是“二奶”,据说是被父亲诱骗怀孕而生下他,孩子一出生后就回去新加坡,“我从未见过我母亲一眼”,他是被养父母一手带大的,但生前开武馆教武术的养父去世时,正是他寄住殡仪馆、最落魄的时候,“等到我找到钱,剪了头发,冲了凉,换了衣服回家时,养父已经出殡了,再也见不到他了。”

问他还有没有家人,浩哥落寞地说,他没有家人了,但团契里的弟兄们、中心里来吃饭的街友们、还有过去跟着他,现在也一样重生的前弟兄,“他们都是我的家人。”

朋友介绍到戒毒所

2004年,他第6次离开戒毒所的那一天,浩哥突然感到前路茫茫,天大地大却没有任何一处可以收容他。那时他已经试过很多种戒毒方式,到泰国出家3个月、到云南试过土方戒毒、戒毒中心都进出了6次,只要一获自由,就有办法获取毒品,继续堕落。

“就在那一年,有位朋友介绍我到旧巴生路的基督关怀中心去,那里有一间私人戒毒所。于是我就过去了,从戒毒学生开始到中心主任,一呆便是10多年,直到去年开设了这间‘重生社区中心’。”

“重生社区中心”每周二至六开放,提供三菜一饭,采访当日共烹煮了蒜炒包菜、茄汁煎蛋与姜煮鸡,白饭任加,务必让街友饱食一餐。(图:星洲日报)

每周开放5天
暗巷送热食

与别的中心不同的是,浩哥不仅全职投入,每周开放5天,从周二至周六让街友及有需要者上来洗刷休息并饱餐一顿,每周日到教堂祷告后继续到老人院关怀服务,周一更亲自开车,载着一车的热食与食材,走进阳光照不到的暗巷,接触所有躲在阴暗处边缘人,给他们亲手递上一份热食。

如果他们愿意,浩哥会带他们到中心接触福音,以自己的人生经历来辅导他们,“我跟他们可以对上话题,大家有共同频率”。

浩哥说,《圣经》有句话,影响他至深至远,到今天他都奉行不渝,“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浩哥一口气说,这是路加福音第22章32节的经句,说得如此自然平顺又急切,是他在凄然时、在无助时、在就快放弃时都会想到的经句。

“主耶稣已经把我从毒海中救了出来,我上岸后不忘回头一看,还有那么多人在毒海里,所以我成立这家中心。我看过不少人因吸毒感染了爱滋病而横死亚罗街头,也看到年轻人在后巷吸毒,每次派饭时我都看到最真实的社会,那是其他人不会走进去的地方,只有我知道吸毒者会在那里。”

到“重生社区中心”吃饭的尽是社会弱势者,从独居老人、穷苦人士到在附近打散工或拾荒者都有。(图:星洲日报)

戒毒后积极健身

浩哥已经55岁,自戒毒后积极健身,延续他坐牢时的生活习惯,练就一身肌肉,指节却异常肿大,那是每周5次大量健身,打沙包造成指节变型的代价。

被誉为“半山芭暖心食堂”的“重生社区中心”开业年余,位于半山芭电子街店屋一楼,固定职员有3人,每周开放5天并提供热食,每月固定开销约1万令吉,包括采购食材费用。浩哥坦言,中心也曾面对经费不足的问题,“如果哪一天因为不够钱而不能再做下去?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开了就有信心能够做下去。”

当年的浩哥,如今是“半山芭暖心食堂”的掌舵人,问他是否曾向社会大众募资,他腼腆地摇摇头,这里每日平均有50人会上来吃午餐,经年累月便是一大笔开销。

欢迎善心人捐助食材“重生社区中心”欢迎善心人士与机构捐助食材米粮等,有意捐赠者可联络该中心协调员沈宝兰(016-2191189),以了解该中心所需的物资与赞助方式。

“重生社区中心”地址:125-B, Jalan Pasar Pudu, 55100, KL。电话:03-92261212

信主后的“浩哥”认真健身,练就一身肌肉,让自己成为所有吸毒者最佳的见证:即使你曾多么堕落,只要决心改过,也能像我一样,拥有健康人生。(图:星洲日报)

采访手记:重生浩哥活得踏实

“半山芭暖心食堂”是我为中心取的名字,那里后面便是绵延几条街的街市,每日有数不尽的食材流通,如果有一小部份、有营养的食材送到暖心食堂,那可以让多少街友吃上一顿色香味俱全的营养午餐呢!

采访当天,中心烹煮了3道家常菜:蒜炒包菜、茄汁煎蛋和姜煮鸡,白饭任加,饭后还有甜甜的西瓜。上来吃午餐的街友有26人,比平均50人略少。

“暖心食堂”能做多久,浩哥也说不上来,但只要有善良又热心的社会大众固定捐助,就能让半山芭方圆一带的穷苦人家吃上了顿热食,逢年过节或许还能加菜。让所有人都能吃了饱食,如此卑微的心愿,为什么在富裕的、物资过剩的年代,好像遥远又不可及的奢望呢?

以前听到电话响会吓到,半夜听到狗吠都会害怕的浩哥,自开设中心以来,过得心安理得,心灵比任何人更富足。“现在睡得很好了”,浩哥活得比任何人都踏实,他的床就设在中心办公室内,身无长物,盥洗用品都装在桶里,墙上挂着十字架及政府颁发的证书,那是他最引以为傲的。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报道:许俊杰‧2016.12.28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