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iday, November 15th, 2019

【阅读马华】周锦聪·像读书一样读人

Closed
by August 21, 2016 General

2016-08-21 19:33

纷纷扰扰的尘世中,很多人都很像哑弦笔下的人物,“去看,去假装发愁,去闻时间的腐味/我们再也懒于知道,我们是谁。/工作,散步,向坏人致敬,微笑和不朽”。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牛油小生。

書名:《列車男女》‧作者:奶油小生‧出版社:有人‧出版日期:2016年7月

而我们为一切服丧。花费一个早晨去摸他的衣角。

后来他的名字便写在风上,写在旗上。

后来他便抛给我们他吃剩下来的生活。

——哑弦<深渊>

纷纷扰扰的尘世中,很多人都很像哑弦笔下的人物,“去看,去假装发愁,去闻时间的腐味/我们再也懒于知道,我们是谁。/工作,散步,向坏人致敬,微笑和不朽”。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牛油小生。

奶油小生是马来西亚人,新加坡《联合早报》副刊记者,因为喜欢阅读,善于观察,即使在赶路的列车上,他也闻得到车上男女与书中人物的微妙关系,有时候还跟他的回忆交错在一起。

牛油小生的《列车男女》是一部笔记型的散文集,观察独到、细腻。

作者喜欢在列车上阅读——读书,也读人。一次,当他翻阅太宰治,左边两位印度大婶的纱丽不时刮到他的左手臂,向另一边偏去,而女孩露在袖外的手肘一下子垫到他右肘上,让他动弹不得,只能努力读着妖怪小说,“脑子里出现的却是吉田修一〈那些人〉的画面:宗久面前站着睫毛长长的女孩,列车摇晃时女孩不时靠到他为了不被当成色狼而抱在胸前背包上的手……”(第31页)当作者读着吉田修一,列车上的“男生突然对女生说:‘危机就是转机。’如此契合小说的笔调,那些淡薄得令人心惊的城市男女素描间,偶然的一点色彩。”(第30页)作者因此得出“搭地铁很适合阅读日本小说”的有趣结论。若说一沙一世界,一班列车就是一出众生共演的戏。没有日本小说,可能《列车男女》就少了一些浪漫的味道。

相比本书第一辑〈列车男女〉每则笔记所标示的车厢号码;第二辑〈PSI指数〉所标示的空气污染指数,不少超标指数让人触目惊心,最高点为“401”。第二辑跟第一辑的相同之处是,在空气污染指数起起落落的日子里,作者善于以所阅读的文章,所接触的作家,解读这迷雾重重的世界。作者的思考,让我们知道,污染这世界的何止是烟霾,最可怕还是日益膨胀的贪婪、傲慢与偏见,“人像气球,越鼓越大,到达临界点的时候就要爆炸”(第191页)。

搭地铁很适合阅读《列车男女》。匆匆忙忙的列车人生,原本就可以任凭你我断章取义。我们都可以像读书一样读人,先决条件是我们要先喜欢读书。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副刊·文:周锦聪(教育工作者)·2016.08.14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