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ednesday, November 13th, 2019

一个传销者的沦落与挣扎 上课被灌输国家使命

Closed
by August 14, 2016 General

赵鹏手机里存着很多“1040阳光工程”资料,这些资料盖着公章,标注为“红头文件”,甚至写着“绝密”字样

赵鹏至今仍不完全信任那项传说中的“国家使命”,也无法确定,自己所投入的钱能不能像被允诺的那样,换来成百上千倍的收益。

2015年10月,赵鹏被邀请到了燕郊,在那一次,他得知了“1040阳光工程”的存在。他被告知,这是一项由国家授意扶持、抵制外货、防止资金外流的伟大“任务”。参与者先期投入69800元,随后介绍新人加入,依据下线发展的规模在组织中晋升,最终获得更大的利益。此后半年多时间,赵鹏又两赴燕郊,他以69800元的代价成为了“1040阳光工程”中的一员。他见到了一些成就远大于自己的生意人,抛家舍业投身于此;他也见到了一些初入社会的稚嫩面孔,早早将命运与此捆绑一体。

欲望与梦想不断在赵鹏身边翻滚,可他还想再等等看。赵鹏要看到允诺变成真金白银的那天,在此之前,他不会再拉新人入伙,也断不能抽身离去。

“国家使命”

“女老师”向赵鹏解释,这项“1040阳光工程”不仅意味着财富,加入者的身份信息还会被录入政府系统

上世纪80年代,49岁的赵鹏曾在北京工作,他熟知这座城市及周边的一切。而对于燕郊,赵鹏所了解的,便是这个城镇正因为首都的辐射效应,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直到去年10月,因为同乡好友王强的一通电话,赵鹏终于有机会踏上了这片土地。

此前两人都在做着建筑方面的营生,电话那头王强的声音有些兴奋:“来燕郊找我一趟吧,这边有个工程。”

在燕郊西北面王强租住的小区两人见面,老友久别重逢,当晚除了喝上几杯也就是聊些旁杂的事情。但次日一早,王强的口风却变了,“兄弟,我这儿遇到个新事物,你想不想试试?”

赵鹏自认是个心大的人,便应了下来。王强要带他去见几位“老师”聊聊,也不用出院门,“老师们”都住在同一个小区内。

第一位是个“女老师”,自称以前在北京做着鲜花生意,她房间的陈设与王强那里无异,普通的居家模样。“女老师”沏上杯茶水,对赵鹏礼貌地笑笑,打开了话匣子。在她口中,一项隐秘而伟大的“国家使命”展现在赵鹏面前。

“你也看到当前国家的形势了,外国产品大量涌入,你知道这会从中国拿走多少钱么?所以国家要将我们这些人组织起来,联合抵制外货,防止资金外流。这是一种从新加坡引进的先进模式,这就是1040阳光工程。”

“女老师”解释说,要想成为“1040阳光工程”的一员,先期要投入69800元,此后根据介绍新人加入的数量,层级在组织中不断递升,每月所获得的收益也随之增长。而所有人投入的资金则被国家用于工程建设,铁路、公路、机场,俗称“铁公鸡”。成员更大规模的收益,也来自于这些工程的分红之中。

赵鹏被告知,这层“国家使命”的含义不仅意味着财富的到来,也与个人身份的转变有关。加入者的身份信息将被录入政府系统内,“例如你碰上查验身份证的地方了,号码一输进去,自然会畅通无阻。”

“你一个妇女,跟我白话这些干什么?”听过一个小时关于“1040阳光工程”的介绍,赵鹏不以为意。平时并没少看新闻,他哪会需要听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女子讲述这些。“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是传销,就是非法集资。”

面对赵鹏近似抬杠的言语,无论王强还是“女老师”都没做出什么强硬的回应,只是课程还要继续,赵鹏又被带到了小区其他的房间。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