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iday, November 22nd, 2019

伊斯干達會成為下一個深圳嗎?

Closed
by April 17, 2016 General

中國中央電視台一頻道《新聞聯播》後幾秒鐘的廣告時間一貫被稱為“黃金時間”。這幾天,正在播放著的是“碧桂園森林城市”的廣告,介紹樓盤的同時也把與新加坡一水之隔的伊斯干達呈現給了中國的觀眾。

馬來西亞柔佛州伊斯干達經濟特區是由馬來西亞政府於2006年傾力打造,以此推動新馬兩國經濟合作,旨在以特區為中心,打造優勢產業,逐步輻射兩國各個行業。其借力於新加坡產業轉移、消費外溢的設想不言而喻,這一概念一直被認為是“香港―深圳”模式的翻版。

上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中,深圳作為第一個經濟特區,借助毗鄰香港的地理優勢加上一系列政策優惠,在短短的幾年內吸引大量外資湧入,而後經過幾次產業升級,一個年輕、充滿活力的新興城市在香江邊迅速崛起。深圳從一個2.5萬人口的小漁村成長為人口超過2千萬的大都市,GDP從1979年的1.79億元增長到了2014年的16001億元,用了三十多年。這三十多年來,先天區位優勢和“全國試點”的政策優勢形成的內外發展“勢差”,借力香港,深圳打通了與國際經濟技術交流的渠道,架起了與國際市場合作的橋樑。

多年後的今天,這套經濟發展模型正在悄悄的被伊斯干達複製,相同的地理優勢搭配上政府的政策傾斜,讓伊斯干達成為炙手可熱的新寵兒。

確實,伊斯干達和深圳有很多相似之處:毗鄰經濟發達的新加坡和香港,新山和深圳為前者提供寬廣的經濟腹地和充沛的人力和土地資源。

深圳特區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是受香港經濟的拉動,但深圳成功的秘訣絕非僅僅如此。

服務經濟較發達地區,依靠產業轉移和消費的溢出效應,這是伊斯干達已經學到的。那伊斯干達是否學到了“深圳模式”的精髓呢?如果只是把服務新加坡作為伊斯干達發展戰略的重點,那或許只是學到了“深圳經驗”的皮毛。

倘若伊斯干達要成為另一個深圳或超越深圳,顯然還有更多的功課要做。

1.深圳借力於香港,利用發展程度的落差承接了香港在八九十年代轉移出來的製造業,利用地租和人力相對廉價的優勢,與香港形成互補,從而完成了深圳成功轉型的第一階段。

而伊斯干達所確定的9大經濟發展重點領域為資本密集型產業的金融咨詢業、高附加值的電子製造業以及國際物流和教育服務業等,這些恰恰都是新加坡經濟增長的核心產業,與80年代“香港―深圳”“優勢互補”的模式恰恰相反,如此定位,把伊斯干達置於與新加坡進行產業競爭的位置。個人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幾年,新加坡將還將一如既往的發展這些產業以拉動經濟,將優勢產業轉移給伊斯干達的可能性不大,而伊斯干達靠內生力量發展上述產業同新加坡競爭,顯然還需時日。

2.80年代的深圳是在中國大多數城市還沒有開放的情況下,作為整個中國的窗口對世界開放,中國大部份內陸城市得益於深圳的對外開放。而當今的馬來西亞經濟開放度極高,如何在外資投資遍地開花的情況下脫穎而出,也是伊斯干達和政府決策者面臨的挑戰。

3.深圳今天的成就更大程度上來源於不斷推進產業轉型升級,因而內生動力強勁澎湃,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革新力量。深圳在經歷了“來料加工”低端製造業的積累後,不斷鼓勵自主創新,逐步升級產業向高附加值產業發展,靠強大的企業家精神與自身市場競爭體制為中國貢獻了一大批強有競爭力的民族企業,華為、中興、騰訊、招商銀行等一大批中國的自主品牌,才是這個城市的靈魂所在。而伊斯干達如何在外資充裕的前提下進行自身產業升級、開創自主品牌,這需要政府的悉心呵護,當然也需要創新激勵機制從而促進產業不斷升級。

4.深圳成功的精髓在於它的公平、平等與包容,以及相對完善的市場競爭體制,從而保證源源不斷的優質人才紛紛湧入。而馬來西亞如何在保證人才不外流的基礎上全方位吸引國際各類人才,是伊斯干達、乃至整個國家成功的關鍵之一。人才,是深圳成功的源動力,也是任何一個經濟體發展最根本的內生動力和主要活力之所在。

當然,依斯干達也有深圳不曾有的優勢:一、交通紅利:較好的基礎設施建設(新馬高鐵,新柔長提);二、人才紅利:伊斯干達當今的人力資源結構相對於改革開放初期深圳有很大優勢,三、社會文化紅利:新馬兩地經濟高度融合,文化差異不大,這將會進一步推動兩國在更深層次的溝通與交流。

深圳的發展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縮影,是中國社會經濟轉軌這個特殊時代下的產物。

同樣,伊斯干達也處在馬來西亞邁向2020宏願的關鍵階段,伊斯干達只有找到自身可持續發展的源動力,才可成功複製深圳,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超越深圳。

歷史不可重複。伊斯干達要想複製甚至超越深圳顯然還需些功力,取長補短,選擇適於自己發展的路徑,才是亙古不變的硬道理。(星洲日報/學者觀點‧作者:張淼‧馬大中國研究所研究員)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