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ursday, August 22nd, 2019

大港補選的“好感”戰

Closed
by June 11, 2016 General

前幾天去了一趟大港訪問候選人。這是我第一次去,經過瓜拉雪蘭莪以後駛入一條冷清的漫漫長路,直到路旁開始出現藍、綠、橙黨旗,終於,我進入了大港範圍,到了適耕莊。

一路上大旗幟小掛旗都有,密密麻麻的。我一整天穿梭在大港市中心及適耕莊之間,覺得兩地都不怎麼熱鬧。與一些當地人交談,也感覺不到他們對任何政黨或候選人的激情。這場補選,依舊慢熱。

身邊的人都說,大港補選不用看下去了,國陣穩贏。

就如我上週所說,要在補選中勝出,“選黨不選人”這招不會奏效;唯有候選人的個人魅力與獨有特質,以及其號召力可抓住選民的心,與他的選票。

比較3名候選人:國陣巫統的布迪曼、希望聯盟誠信黨的阿茲哈及伊黨阿都拉尼的名氣與受歡迎程度,布迪曼目前的確是略勝一籌,這一點也毋庸置疑。當然,身為道地大港人的他本來就佔了主場優勢,他目前的州選區就是隸屬大港國席的雙溪班讓,服務了3年,雙溪班讓基本盤穩定;目前只需在13天的競選期內爭取適耕莊選民的心就有望勝選。布迪曼這幾天的行程也集中在適耕莊,配合“最佳助選團”民政馬華一同向華裔選民拜票。

行動黨鼎力相助為新人阿茲哈博曝光率,適耕莊人氣王黃瑞林等行動黨領袖天天帶領阿茲哈四處拜票,還主動替媒體安排專訪。但是,誠信黨不如巫統及伊黨般擁有固定的馬來票源,除了投票風向較為明顯的華裔選民,誠信黨也應該集中火力在馬來選民的身上。

不過,當我開車經過大港的馬來鄉村時,滿滿的都是藍綠黨旗,完全沒有看到顯眼的橙色旗子。大港選民結構以馬來人居多是無法改變的事實,若誠信黨再不調整戰略,勝算將會進一步拉低;然而,誠信黨得靠公正黨帶領他們融入馬來群體,公正黨的助選活動卻姍姍來遲,星期五才正式開跑。

向來獨來獨往的伊黨,拜票活動不及國陣希盟來得頻密。並非當地人的阿都干尼僅管是雪州中路區州議員,但大港選民對他並不熟悉。

個人認為,布迪曼在選舉造勢上最成功的策略就是雙管齊下,一方面積極會見選民,也不忘透過社交媒體與無法真正接觸到的選民交流,不放過任何能親近4萬2千多名大港選民的機會。

助選團隊為布迪曼開設了中文版的臉書專頁,天天匯報行程之余,還會大開一些只有華裔明白的玩笑,如自嘲自己與大馬華裔都非常熟悉的新加坡諧星“輝哥”的相似度高達80%;專頁上所用的中文也不會正規得過於生硬,反而較貼近大馬華人慣用的一些字眼,如“醬”、“做麼”及“ngam不ngam”等。

當然,這肯定不是布迪曼的點子,都是助選團隊的功勞,但這些以布迪曼之名發出的有趣貼文的確大大加深了選民對他的印象與好感。

跟隨布迪曼去拜票時,也發現他與華裔選民的接觸非常自然,容易與華人打成一片。初次會見一些選民,他會先耍幽默來破冰,如詢問選民照片與真人,哪個他比較帥?到另一個家庭拜訪時,媽媽與小女兒一同出來開門,布迪曼便抱起小女孩開始與她玩起來。相比“老鳥”布迪曼,阿茲哈與華裔選民的互動則較為生澀,得再加把勁。

雖然伊黨及誠信黨分別開設了大港補選專頁,但所分享的內容略嫌乏味,無法激起選民想要深入瞭解候選人的興趣,而以黨之名開設的專頁,也難以突顯候選人的形象。

這正是目前的問題症結。選民對布迪曼的印象較為深刻,但對阿都拉尼及阿茲哈則停留在“伊黨候選人”及“希盟/誠信黨候選人”,連他們的名字都未必記得清楚。

國陣及希盟助選陣容強大,幾乎天天都有朝野大人物幫忙拉票,但國陣代表從不會搶走布迪曼的風頭,因此媒體的報道大多以布迪曼為主。但是,在野黨的情況完全相反,希盟中央領袖天天開例行新聞發佈會攻擊國陣,候選人只能被晾在一旁;最近的爭議性廣告看板事件引起風波,候選人也只能陪伴誠信黨和行動黨領袖發言。

希盟成員黨必須要放下身段及自我,絞盡腦汁為“好好先生”阿茲哈塑造形象,盡可能讓他成為各活動的主角,才能提高曝光率,進而增加名氣。我記得在提名日當天,當我看到3名候選人的合照時,就覺得3人笑起來都非常親切討喜。究竟選民會對哪名候選人最有好感,誰又可以笑到最後呢?(星洲日報/主場在野‧作者:莊敏‧‧記者)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