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aturday, December 7th, 2019

大马金融科技急起直追

Closed
by November 27, 2016 General

2016-11-27 19:20

上期介绍金融科技基本内容后,本周分别与股权众筹平台、电子支付行业以及网络金融理财平台等新型金融业者进行访谈,以了解我国金融科技领域最新发展以及面临的挑战。

股权众筹
Crowdo 2分钟募资25万

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证监会,SC)去年开始推动股权众筹,共有6家公司获得营运执照,其中又以Crowdo为一间一站式家庭商场Parenthood所筹募的款项数目最为庞大,筹获约260万令吉。

此外,该平台最近也通过市场营销,为“Nuren”集团在短短两分钟内成功募集25万令吉资金,再一次刷新我国众筹速度记录。该公司是一家婚礼和育儿商品电子商务平台。

针对高效募资经历,《星洲财经》专访Crowdo首席执行员岛田玲央渚(Leo Shimada),尝试从经营者角度了解大马众筹平台经营现况。

针对高速成长中小企业募资

岛田玲央渚表示,大马人应该为本身对于新事物接受度感到骄傲。众筹在美国刚开始时,筹募金额并不多,约10万至15万令吉。但在大马,从证监会批准至营运,只有短短数个月,所筹募金额达数百万令吉,这证明大马众筹市场具有巨大吸引力。

该公司为何能筹资成功?

“我们和一般只专注在新创公司的众筹平台不同,我们的目标是针对正在高速成长的中小企业。这些公司都已经有业务在进行,这会增加投资者的信心,进而使募资过程更为顺利。”

要求募资
须拿出业绩

“很多人都误解了众筹的概念,认为只有科技新创企业适合众筹。但实际上,任何有资金需求,需要扩张规模的中小企业也十分适合众筹,这些行业包括消费、服务,甚至房地产领域都可以。”

“当然我们也对新创企业表示欢迎,但是打算募资的新创企业必须是已经有实际营运的企业。若是他们带着一个点子要求募款,但是没有任何实绩,我们会有两种做法,我们会转介给另外平台经营者,因为他们更专注于初阶新创公司。另一做法是,我们提供该公司实际经营的意见,并建议他们6个月以后再次申请。在募资者把关部份我们严格遵守证监会条例。”

“整个申请过程,十分透明。我们会进行3次精密审查,尝试从各种角度审核申请对象,包括与管理层进行访谈,评估创办人和公司社交网络等。”

申请者众多
过关的少

“我们从来不缺乏申请者,成功在我们平台上募资的公司大约只有3至5%,也就是说每20家申请公司,19家被淘汰,只有1家过关。同时,在放上平台之前,该公司会先进行市场调查,确保众筹个案能引起大家足够的兴趣,我们才会将之放上募资平台。”

“常常有人问我,众筹在大马是否能成功。事实胜于雄辩,从我们已经成功例子来看,这不是市场问题,而是平台经营者问题。大众必须认清众筹并不是只为科技公司而设,而是任何有资金需求的中小企业都可以用股权众筹的方式募资。”

收费标准

岛田表示该公司的协助募资过程十分透明,他也不介意公开。

“一般来说,若该公司通过平台经营者的精密审查(due diligence),并成功上载至募款平台,Crowdo将会向募资者(Issuer)收取一次性谘询费999令吉,之后再根据该公司所募到总款项,最多可以抽取7.5%的手续费。”

岛田表示,股权众筹在大马是全新事物,最大优势是提供一个新募资管道,也意味着大马打开了广大中小企业募资的市场。如何将整个平台的影响力发挥至最大,是公司一直在苦苦思索的问题。

因此,该公司与多媒体发展企业机构(Mdec)签署合作协议,在未来会与更多大型机构合作推广股权众筹。

“我认为股权众筹的参与者不应该只局限在吉隆坡市区或巴生河流域,而是要推广至全国各地。这是我们一直努力的方向。”

与岛田一席对谈,笔者发现股权众筹并不是简单地将公司资料放上网募款就能成功。平台经营者的自律以及证监会设定的规章,使得股权众筹的过程透明公开,这在一定程度上为股权众筹增加了一定的公信力。

此外,众筹之前的市场营销策略也十分重要,在推出众筹项目之前,Crowdo一般会协助欲筹资公司举办一系列讲座或说明会,以增加该众筹项目吸引力。

证监会批准P2P平台

除了众筹平台外,证监会最近已批准6家公司:B2B FinPal、Ethis Kapital、Funded By MeMalaysia、Manage Pay Services、Modalku Ventures以及Peoplender。其中,Manage Pay Services隶属盟汇集团(MPAY,0156,创业板科技组)。

这6家平台最快将在明年陆续营运,届时将改善大马中小企业800亿令吉的资金缺口。

非现金支付
现款使用率.欲降至61%

除了筹钱,支付方式也是金融科技发展中一大重要领域。不过目前,大马非现金货币交易发展仍十分缓慢,高达90%商业交易仍以现金为主。国家银行自2011年开始就努力推行无现金交易,寄望在2020年我国现款使用率由从91%减少至61%。

安联星展研究则预测,在2019年我国电子支付金额将会有1400亿令吉交易成长。这项支付模式改革预料将会使我国的国民总收入增加26亿令吉以及新增8000个职缺,并对大马国内生产总值产生1至1.5%的冲击。

提供大马电子交易付费服务的上市公司有两家:GHL系统(GHLSYS,0021,主板科技组)和盟汇集团(MPAY,0156,创业板科技组)。这两家公司提供信用卡支付以及网络支付系统的服务。但当中又以收购了E-Pay亚洲的GHL系统规模更为庞大,其大马电子支付的市占率高达40%。

网络支付
成长空间大

GHL系统首席执行员瑞吉(Raj Lorenz)接受《星洲财经》的电邮访问时表示,与一些区域国家如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相比,我国的网络支付市场仍很小。尽管如此,在科技演进和国行修正监管条例的情况下,该公司认为我国金融科技领域在中短期时间内,会处于一个成长趋势。

询及GHL系统目前表现如何,他表示,公司过去几年都在成长,而且正在开发更多关于网络支付的产品和服务,预料今年将会推出几项新产品。

至于一些外国大型的支付业者即将登陆东南亚一事,对该公司来说是否一种威胁?

瑞吉认为,一间公司是否能成功,洞悉当地市场民情和文化尤为关键。这道理不只是应用在大马,同时也适用于东盟各国。这些大型的支付商首先必须熟悉本地的情况。还有,竞争对消费者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同时也强迫本地业者必须更有创新精神以及提高价值。

针对大马人是否已经准备好无现金时代的来临,GHL系统引述国行数据表示,大马支票的使用率正在下降,而电子转账如转账卡和网络银行服务正在上升。长远来说,该公司对于大马支付服务业市场十分看好。

个人网络理财平台
贷款信用卡保险货比三家

在过去,当你申请信用卡或贷款时,必须上网逐家比较银行服务。在网络还没那么发达的时代,你可能要亲自跑好几间银行才能搜集足够资讯。

后来各大银行设置网页,收集资料过程变简单了,但那些复杂条款,消费者要逐字逐句研读依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样的情景下,催生了金融产品比较平台。这类公司并没有直接提供金融服务,但却为消费者提供不同的贷款、信用卡、保险、甚至宽频配套等服务比较平台,让消费者从中作选择。消费者只要成功申请上述服务,平台营运者就能从商家处赚取佣金。

这类金融比较平台在国外流行已久,在2007年一个名为moneysupermarket的平台商成功在英国交易所上市,而我国却是迟至近两三年才开始流行。

尽管大马起步比较慢,但这类服务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快速成长。大马目前有7家不同的金融服务比较平台。但跨区域和营运规模来看,iMoney以及Compare Hero规模最大。

这两家公司成立的时间都是近两三年的事情,特点是复制某地成功模式,联合当地主要金融供应者。目前这两家平台商,在多国都有业务。

这些平台服务公司和传统的金融科技不同,并不是传统金融业界竞争对象。他们更像是金融机构或商家的外包单位,取代了过去银行部门底下的市场销售人员。

传统信用卡或信贷的销售人员需要亲自去招揽客户,但网络平台客户,却是消费者主动上门填写个人资料以及告知本身需求,其效率之高是传统行销人员不能相提并论的。

线上线下服务一体化

同时,理财平台并不只是通过网络服务,更实现了所谓“线上线下”(Online2Offline,O2O)服务一体化。公司除了让客户进行网上申请资料外,也设有本身的电话客服中心。在客户完成资料填写后,客服人员将在10分钟内联络客户,为客户提供所需要的资讯。

置入性行销吸引浏览者

除了提供金融服务申请外,这些平台也设有部落格,通过份享一些理财小品外。有时候平台编辑也会趁机在一些文章内进行置入性行销,例如:在公司讲解如何节省过年开销,会间接提及一些目前正在进行优惠的商店或哪些信用卡有特别优惠,吸引正在阅读该文章的读者。

此外,理财平台也提供房屋贷款或汽车贷款计算机,让平台使用者可以在短短数分钟内完成自身每个月需要负担的贷款,进而了解本身的财务状况。

理财平台的出现,意味着我国的信贷讯息传播方式的改变,过去有意申请信贷服务的消费者只能被动的收集各方的资讯,同时需要消化大量自己不熟悉的讯息,但现在消费者可以轻易获得各大机构的金融产品。

惟需要留意,这些平台的经营者主要的收入是来自金融机构佣金,而且必须是每笔交易完成后才能给付。平台经营者所列举排行榜名单和最优惠的服务是否名副其实或处于利益考量,其实仍有待消费者自我判断。

但无论如何,新服务出现为消费者带来便利是一件好事,但“尽信科技,不如无科技”,在做出任何重大决定之前,消费者也应该货比三家才对,多看几家平台也没有坏处。

小结:

根据区域表现来看,我国金融科技发展速度仅次于新加坡,国内许多创新业者看准消费者需求,从各个方面提供新服务。

这些先驱者勇于探索未知领域,并藉着地利之便,立足大马放眼东盟。有些金融科技业者也已进军印尼、泰国等地。

资讯科技进步,使商家们突破空间和时间限制,快速扩大规模,但这些快速发展是否会为社会带来危机呢?国内外监管机构又以怎样的政策来协助和监管这些金融创新业者呢?下期向你娓娓道来。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投资致富‧11月精彩‧文:傅文耀‧2016.11.27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