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ednesday, August 21st, 2019

孔令龙‧反暴利机制延长期限

Closed
by June 26, 2016 General

2016-06-26 12:32

配合消费税的实施,为了确保商家不能趁2015年4月1日落实消费税後,坐地起价,自2015年1月2日起至2016年6月30日,一共18个月,全国业者物品的净利率必须维持在2015年1月1日的水平。只要贸消局接获民众投诉,该局就会根据净利率机制计算,若发现商家任意提高赚幅,即使只多1仙,也属於“暴利”都会被严惩。

配合消费税的实施,为了确保商家不能趁2015年4月1日落实消费税後,坐地起价,自2015年1月2日起至2016年6月30日,一共18个月,全国业者物品的净利率必须维持在2015年1月1日的水平。只要贸消局接获民众投诉,该局就会根据净利率机制计算,若发现商家任意提高赚幅,即使只多1仙,也属於“暴利”都会被严惩。

其中,最著名的案件,就是我国的一家全国连锁超市旗下的麵包店,不过提高松糕赚幅1仙,就被罚款达2万令吉。

反暴利机制的设立就是为了监督国内市场价格,使得业者不会因为消费税的实施而过份离谱的起价,造成民怨。其用心良苦,商家是明白的。然而,在这个自由经济市场里,每个生意人都希望他能尽其可能最大化他所能赚到的钱。

其实,自去年4月1日消费税实施後,国内市场百物齐涨原因众多,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是国内经商内外不利氛围,包括油价的上升、经济危机、令吉的贬值,因消费税实施而起价的因素反而在其次。

自去年1月2日沿用至今年6月30日的反暴利机制,历经18个月,其实已经让政府拥有足够的时间控制市场因消费税带来的价格上涨。然而,这项不利经济市场自由运作的机制,将从7月1日起延长至明年5月31日。

在国外,为了控制市场物价,消费税实施的同时也执行反暴利法的国家比比皆是,澳洲就是其中一例,该国在消费税实施後推行反暴利法,并在24个月内结束。笔者不能理解的是,为何我国的相关机制不能按早原定计划於2016年6月30日结束,反而还要延长多10个月至2017年5月31日?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在前几日的大会上,已促请政府正视最新机制对商家尤其是中小企业的伤害,并反对延长该项机制的期限。其实,如何才算是暴利呢?就之前麵包店的案件来说,物品赚幅多1仙,就招致严厉的惩处。当局严打这类“被指为”牟取暴利的商家,做法矫枉过正,除了让原本已处在严峻经商环境当下的商家处境更苦,也进一步影响商家进取之心。

以下就让笔者简单讲解该局制定的计算机制:

根据当局的计算,业者的售价相等於成本加盈利(成本+盈利=售价)。若成本为R M1,盈利为RM0.30,那该业者的产品售价必须为RM1.30,即净利率不可超过30%(RM0.30/RM=30%)。

然而,在反暴利净利率机制计算下,一旦业者若因提昇效能,使得企业能生产更多的产品,让企业的成本降低,该业者却不能提高其售价,并必须维持其净利率在30%内。比如业者的成本成功降低至R M0.90,其盈利最多只能为RM0.27,产品售价必须降低至RM1.17,即净利率不可超过30%(RM0.27/RM0.90=30%)。

我国要进阶先进国,近年来也做了相当多的工作,包括推动国家经济转型计划等,更致力於推动企业转型创新。然而,过去18个月以来,已经让一些企业因利用新技术或新科技,提高生产效能,却受限於反暴利法,而无法提高净利率。

这不仅大大打击业者提昇企业生产效能的意愿,也与国家推动经济转型政策背道而驰,进阶影响国家生产力下降。如今还要延长机制的期限,可以想像这个後果,不仅仅再把商家的赚幅度拴紧,更将进一步打击原本已经咬紧牙根挣扎求存的企业。

若政府仍然无视业者的申诉,过度控制市场价格,而导致企业营运困难,最终受影响的还是国家整体经济。就拿新加坡及香港与马来西亚的经商环境排名相比,新加坡已经连续9年排名第一,香港排名一直稳居前5名。而马来西亚的排名5年前为23,今年虽然排名16,但多年来排名一直落後,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竞争力不足,国家经商环境营造得不够。

冀望当局能听取民意,采取更亲商的态度,并根据原计划在这个月底结束该项政策,让产品售价能回归自由经济市场,并在平等竞争条件下自由浮动,也让原本已经面对许多困难的业者松一口气。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本报特约‧作者:孔令龙‧税务专家‧2016.06.26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