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aturday, September 21st, 2019

孙彦彬‧鹿死谁手,还看马来海啸

Closed
by January 20, 2018 General

2018-01-20 13:40

第14届大选非常接近了,朝野阵营全面处于备战状态。反对党除了力保雪兰莪及槟城州政权,也誓言要在来届大选拿下柔佛、马六甲及吉打等多个州政权。

第14届大选非常接近了,朝野阵营全面处于备战状态。反对党除了力保雪兰莪及槟城州政权,也誓言要在来届大选拿下柔佛、马六甲及吉打等多个州政权。

上届大选,反对党阵线民联突破国阵在柔州议会内独大的局面,加上土著团结党议席,成功令国阵失去3分2多数州议席的优势后,现在的希望联盟乘胜追击,再次把柔佛列为前线州,希望攻下国阵这个传统的定存州。

柔佛州有26个国议席及56个州议席。翻开过去的记录,柔州一直是国阵的堡垒,无论国席或州席大都由国阵候选人压倒性胜出。在柔州至少有18个选区巫裔选民占不到6成、非巫裔选民占4成或以上的多元族群混合区。

照这样看,非巫裔选民是可以左右选举结果。但是在308之前,柔州非巫裔选民手上那一票,似乎没有发挥这样的功能。过去非巫裔选民一直持有“州议席投国阵,国议席投反对党”,以确保“州内有发展,国会有反对的声音”的心态直到308大选。

2013年505大选,柔州几个多元族群混合区发挥效应,令反对党夺下18个州议席,其中行动党得13席、伊党得4席及公正党得1席。这样的局面不只出现在柔佛州,国内多个华裔选民居多的选区也是如此,导致有人发出“Apa Lagi Cina Mau?”责备性言论。

从505的战果看出非巫裔选民(尤其华裔)普遍上希望看到改变的局面。一些中间选民却对反对党是否有治国、治州的能力有所保留。不过从民联这8年来领导槟州及雪州政府的表现来看,以及反对党有了敦马及土著团结党的加入之后,人们开始觉得改朝换代指日可待!

希望联盟声称只再拿下柔北7州议席,就有望入夺下柔州政权,甚至改变国家的政治局势。反对党真的能撼动柔州国阵政权吗?笔者以为谈何容易啊!

首先,国阵有7名正副部长在柔州竞选国议席,包括防长希山慕丁(森布隆)、卫长苏巴马廉(昔加末)、首相署部长魏家祥(亚依淡)、阿莎丽娜(边佳兰)、副内长诺嘉兹南(埔来)、贸工部副部长蔡智勇(拉美士)以及环境部副部长哈敏(礼让)。这些重量级人物所能提供的政治竞选资源将有利于柔州至少15个州选区的选情。

再看看柔州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有甚么作为?其实华裔选民的走势是怎样,在308、505大选中一览无余。华裔选民支持“改变”的程度已经到了极限,而且迹象显示有“回朝”的趋势。

反对党非常清楚来届大选“造王者”为马来选民。上届大选柔州18个反对党议席当中只有文打烟、帆加兰、明吉摩、士姑来、士乃属于大胜,其他13个议席则是以“微差胜出”。所以,要保住这些“危险”席位,非要靠巫裔选票不可。

另一方面,国阵列9个有望重夺的州选区,即利民达、巴力安尼、东甲、优景镇、柔佛再也、彭佳兰岭丁、武吉峇都、永平、北干那那。这恰恰是有6:4比率的族群混合区,这些选区的战情应该很有看头。因此,反对党要拿下柔州,先保住原本胜出的议席再说。

城市巫裔选民对来届大选的期待,有渐渐倾向非巫裔选民趋势,对国家贪污问题、通膨问题等感到不满。但是也有安于现状的巫裔选民选择不要改变,特别是公务员。

柔州经济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还是继续保持蓬勃,该州2016年GDP取得5.7%增长,比全国GDP增幅4.2%还高(仅排在雪、隆、纳闽之后),当中新加坡经济以及中国开发商对柔佛经济扮演很大的角色。柔佛苏丹陛下也在教育及宗教课题上扮演很好的监督角色,陛下把州内不利于社会及经济发展的极端主义、歪风减到最低。

来届大选反对党能不能撼动柔州国阵政权,就要看马来海啸会不会掀起。然而,能够影响巫裔选票的,主要还是民生问题。其中包括油价物价频频高涨、消费税的肆虐、马币贬值、工作机会减少等等。此外,反对党在由敦马哈迪及慕尤丁所领导的土著团结党开路之下,比较靠近乡村巫裔选民,这也许能够协助另一波海啸的形成。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学者观点·作者:孙彦彬·私立大学讲师·2018.01.20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