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day, September 23rd, 2019

张吉安‧暹王的华丽之墓

Closed
by October 16, 2016 General

2016-10-16 12:07

2016年10月13日,国王永远沉睡,悄悄跨境到大马的《华丽之墓》上映了,观众若清醒,仍是最后一帖解药。

泰王普密蓬驾崩,此时马来西亚影院正上映一部永远无法在彼境见光的泰国电影《华丽之墓》,难不成这部在去年击退《刺客聂隐娘》荣登亚太影展最佳电影的作品惹毛了天朝?禁映关键,先从一个镜头难逃天眼说起:患上嗜睡症的军兵在电影院内,国歌与泰王视频一播,观众起立,突发……(请到影院找答案)这一幕引来泰国官方谴责,斥导演藐视泰国王室,谕令删剪。

不自觉地想起去年3月在国境之南,观看新传媒第5频道直播李光耀告别式的过程,鼓着耐性看了4个小时,国葬尾声,唱起新国国歌《MajulahSingapura》,身旁一个新山人随着扬声哼起来,我好奇转身,对方说:“小时候,天天看新加坡电视,还没学会《NegaraKu》之前,早就会唱新加坡国歌啦!”我那时想了想,老人家常说龟莫笑鳖,其实,吉打人何尝不是听泰国国歌长大的?

在12岁前,落户的村落只有6户人家,其中3户是暹罗裔,我常和兄弟到邻家去,耳际此起彼落的暹罗话、歌、乐,连平时舌尖也尝惯了“Kerabu”、“Somtam”、“Kengsom”等酸辣料理,逢假日一定随邻居结伴驱车到黑木山(BukitKayu Hitam)去买日用品,生活原生态一点一滴,完全融入了“暹”味。那时看电视只有国营电视第一和二台,由于家住在吉打以北,电视收讯常常受到滋扰,偶尔看着儿童节目,突然画面一片雪纷飞,接着跳出高僧在诵经,父亲过后索性接驳了“天地线”调成几家泰国频道,这一来开始适应所有被配音说暹语的港剧和好莱坞电影,那些暴力血腥色情镜头从来不挨剪,数不尽的本土神怪或降头戏码,还有午夜12点之后,小孩通通被赶回房,其中两家电视开始公映“春宫片”,是不眠成人的爆米花时光。当年唯一不解,是邻居的大人小孩只要看见电视上一播放泰国国王的片段或国歌时,大伙会很自然地安静下来,然后双手合掌膜拜,曾有一次探问,邻居大叔总会很笃定地说:“吉打,以前就是暹罗皇朝,我们是暹罗人,国王就是我们的嘛!”小六那年父亲大病一场,痊愈后,授身为一位泰国高僧的入室弟子,家里一夜间成了乩坛,墙上挂起一张“龙婆坤高僧”和泰王的相片,顿然对越界的暹罗文化,心生畏惧。

《华丽之墓》的导演阿比查邦(ApichatpongWeerasethakul)也曾在满天神佛和敬畏泰王的环境下长大。近年,军政越权下为铲除翼见,大力逮捕学运人士、媒体人、教授,阿比查邦曾痛斥“泰国人是盲目的”,从来不敢做出反抗,只会合掌静默,更荒诞是去年一名泰国男子在脸书嘲讽在国歌视频里的国王爱犬,竟被判37年的牢狱之灾。有说眼见未为真,泰国看似自由奔放,其实在电影审查制度相当严苛,前作《恋爱症候群》(Syndromes and a Century)曾出现一幕僧人在闲暇时玩遥控飞机,电检局以藐视宗教为由要求删除,一气之下,阿比查邦于2007年发起一项名为“解放泰国电影运动”(Free ThaiCinema Movement)向文化部提呈一份备忘录,不料,文化部高官竟回应:“泰国人民只爱看幽默喜剧和商业电影,没人会去看阿比查邦这种得奖电影,我们比较喜欢开心大笑的剧情而已”。东南亚迄今唯一荣获世界电影界最高荣誉“法国康城金棕榈奖”的导演,在自己的土地上,被蹂躏成灰。

《华丽之墓》借着抽象与荒诞的语言,批判专制的君权与军政,故事中有一群军兵患上了嗜睡症,终日只能卧在病榻上等待苏醒,一个女灵媒阿怡每日定时来访,试图为家属找寻病因,某日,她向一名残障的义工阿珍道出了真相,原来病房遗址地底正是一座老暹王的陵墓,这些军兵的灵魂被老暹王招去战场,战争一天还没结束,他们永远醒不来。然而,那些醒着的人却在现实里梦游,每日一如既往地在平静的湖畔、公园、广场集体生活,顺从社会极权,信奉幽灵神体,好好当个附庸子民。

2016年10月13日,国王永远沉睡,悄悄跨境到大马的《华丽之墓》上映了,观众若清醒,仍是最后一帖解药。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艺坛乩童.作者:张吉安.乡音考古工作者.2016.10.16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