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ursday, August 22nd, 2019

攀岩蕴含人生哲学‧杨明善爱跟岩壁对话

Closed
by December 23, 2017 General

2017-12-23 12:23

对攀岩教练杨明善而言,攀岩不只是极限运动那么简单,而是一种自我探索的旅程。

在玻璃市的惊险攀岩经验。

(槟城22日讯)对攀岩教练杨明善而言,攀岩不只是极限运动那么简单,而是一种自我探索的旅程。

面对自己无处可逃

杨明善说,平常我们可以逃避面对很多感觉,但在攀岩的时候,就只有自己跟岩壁的对话,导致我们无处可逃地须面对自己。

他说,他和一起长期攀岩的朋友,把攀岩当成一种人生哲学,不会很好胜的硬要往困难的地方挑战,而是懂得适时的停下或转弯、休息。

“在攀岩的时候,遇到不能走的路,我们会停下来,也愿意聆听别人的意见,这就像人生。在爬著一个路线的时候,你会该怎么走,是手和脚个别往哪个方向前进才对,而每个人都不同,有时你会往一个方向走,有时又是另一个方向。”

他受访时说,攀岩不是硬要爬上去,而是有时爬不到了,就下来,想想看该走甚么路线,然后又尝试爬上去。如果实在不行,就改次再来。

对杨明善,攀岩是一种生活哲学。(图:星洲日报)

攀岩10年获教练牌

杨明善以前喜欢骑脚车,十多年前曾经跟丹绒武雅州议员郑雨周,从槟城骑脚车到中国。但现在他往攀岩探索已有10年,3年前取得美国攀岩协会发出的攀岩教练执照。

从骑脚车到攀岩,也从在新加坡当工程师到设立一家素食餐馆连锁店,再到目前在卖沈香,他说,他一直在探索生命及所有美好的事情,还有人与人之间单纯的友谊和人与人之间的连接。

他现在觉得简单真实的活着就很好。

他说,他其实有畏高症,在攀岩前并不知道,只知道在爬楼梯时会靠里边走,也会觉得有点害怕,而在接触攀岩后,才知道对高处原来有这么深的恐惧。

“当初接触攀岩,只是知道它是一种极限运动,接触后才知道有畏高。攀岩让我真诚的面对和探索自己,不是为了比较谁厉害。”

面对克服畏高恐惧

他说,攀岩让他面对自己的恐惧,每次攀岩,都让他看到恐惧是一种心理的感觉,来了又去,去了又来,至到如今他还是没有克服恐惧,但已接受。

他说,攀岩这么久了还是会害怕,也觉得脚抖心跳,其实这是对的,因为知道危险,也是本能的反应。

他坦言,在攀岩时他比学员还要怕,他朋友就常常笑他害怕攀岩,却还要教攀岩,也因为这样的害怕,他能同理学员害怕的是甚么。

攀岩看似用手力,其实以脚为平衡,少用手力。(图:星洲日报)

以脚平衡少用手力

攀岩以脚为平衡,并且少用手力,不是大家以为的要用很多手力。攀岩对于平衡的训练很好,在外国攀岩甚至用于训练特殊儿如自闭儿与过动儿的平衡力。

每个人的手脚长度和身高都不同,有的人用一步就行,但是有的人需要两步,同时,在攀岩一个路线时,每个人的评估都不同。

杨明善说,攀岩是极限运动,是危险的运动,会遇到打雷、树倒及石头掉落等,但是做好安全措施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说攀岩最危险的时候,是遇到碎石从上面掉下来,但是有安全帽就可以抵挡碎石,但如果石头太多和大还是要闪避。”

他也说,攀岩另一个危险是会遇到蜂巢,但通常是在一个至少两个人的攀岩队伍里,只有首位爬上去者才会遇到。

他常扮演先锋的角色,因为他要开路线,并把连著安全绳的铁勾勾到岩石,这个角色称为确保者(Belayer)。 他遇过攀岩这么久以来最危险的一次,是一名学员不肯载安全帽,结果跌到头部流血。

低但危险的攀岩。(图:星洲日报)

带初学者在槟攀岩

杨明善通常会带初学者在槟城攀岩,或到玻璃市、吉打或怡保,槟城的攀岩是花岗石,外地多是石炭石。

他说,在槟城有人造墙攀岩,也就是在天然石上打洞的花岗石上攀岩,这就像爬山的路线,前人走过之后,发现是不错的地点就拓路。至于天然的墙,就可能位于山上,或会走过山洞才抵达。

他说,有些人纯粹是以休闲性质攀岩,没有要求,有些人可能想要更挑战的攀岩,那么他就会提供一对一攀岩指导。他每个星期三和周末在槟城带领初级攀岩班。

有兴趣了解更多攀石训练者,可以通过微信012-5558773联络杨明善。

攀岩配备。(图:星洲日报)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大北马·文:杨淑茱·2017.12.23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