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iday, September 20th, 2019

文化衍生品开发 核心是体现本土特色和馆藏特色

Closed
by December 17, 2017 General

image.png

博览会展品

image.png

观众带着小孩逛博览会。

大洋网讯 怎么让博物馆“活”起来,不但让它更好看,也让它更好玩。在这方面,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是一个很重要的途径。

到博物馆看个展览,现在已经成为许多人闲暇时的选择。但是看展看累了还能干些啥?想买些伴手礼回去送小朋友,该买些啥?好像一下子又说不出来。博物馆盖得越来越大,5万平方米,8万平方米,10万平方米……wifi快,厕所多,指示系统到位,展示手段多样,单从满足看个展览的要求来说,确实已经足够了。可是如果让你把一天时间交给一座博物馆,说真的,你确实不会闷吗?

15日~17日在广州举行的第三届广州国际文物博物馆版权博览会讨论了很多议题,总结各路专家学者、业内人士的说法,归根结底一句话:怎么让博物馆“活”起来,不但让它更好看,也让它更好玩。在这方面,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是一个很重要的途径。

要让人心甘情愿地买单

很多著名的博物馆文创衍生品开发做得都很不错,社会影响力很大。比如,去过我国台北的人都对台北故宫一楼大门侧边大面积的衍生品商店印象深刻。目前,中国大陆博物馆包括北京故宫在内,其主要收入来源是门票,而台北故宫门票占比在30%以下,大头则来自图像授权、品牌授权、文物仿制品和艺术纪念品的销售。北京故宫、国家博物馆等顶级大馆这几年借助网络平台大力推广自己的文创产品,屡屡搞出“网红”效果,一方面说明馆方看到了这片蓝海的潜力,另一方面也说明市场确实还是认账的。

应该说,文创产品是当下方兴未艾的一个产业。很明显的一个例子是,近年传统书店的大规模转型,普遍借鉴了台北诚品书店的做法,将文创产品所占的比例大大提高。快消品牌的风行,更是打破了营业范围的界限,无论卖衣服还是搞餐饮,似乎都可以在店里顺便卖卖本子,卖卖文具,卖卖帆布包。文创产品通过卖萌、搞笑、率真的表达方式,打开了博物馆的库房,降低了“文化”与人之间的壁垒,成为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消费对象。

本地的博物馆也把目光盯向创意无限的年轻人。15日下午举行的广州文创作品设计大赛决赛,就是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在160件新征集到的馆藏精品展览基础上,发动广州高校学子们参与的。

文创开发

应重“区域性”

但毕竟不是所有的博物馆都有足够的开发能力。广州市版权中心副主任柏剑说,这两年说搞文创,一些地方就一哄而上,搞成千人一面,茶杯、钥匙扣铺天盖地,设计缺少新意,互相模仿的比较多,甚至还有抄袭的,引起了不少纠纷。主要原因是许多博物馆还未能真正理解文博创意产品开发的意义,缺乏懂著作权法的人才,没能把藏品版权等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来管理,更说不上制定相应的工作制度和发展规划。

在本次版博会上不少专家提出,对于具体的博物馆而言, 文化衍生商品开发应该充分体现本地区的历史文化特色和馆藏特色,越有区域性,就越有全局性。如果各个博物馆都能很好地把握这一点,那么,整体而言,博物馆衍生商品就能更全面地反映不同区域、不同文明类型的历史文化特色,使博物馆的文化传承功能得到更好的拓展和延伸。什么时候让博物馆的藏品能以“二次加工”的形式,变成家里的日用品,博物馆的文创开发,才算是成功了。

中国现状

博物馆授权业占比低

近年国家文物局公布了首批92家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试点单位,根据已报送总结材料的86家试点单位的统计,截至2016年,已开发文创产品10182种,年度增幅30.72%;获得知识产权3125项,年度增幅15.07%;经营收入4.84亿元,年度增幅20.16%;38家文博单位面向社会提供知识产权许可,合作伙伴近300家。

虽然中国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这几年进步很大,但根据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副主任周明在本次版博会高峰论坛上提供的数字,2016年全球授权业零售额为2629亿美元,授权金为141亿美元,美国、日本、新加坡以及西欧一些国家的授权业比较发达,总额和人均额相对都比较高。中国距离授权业先进国家的距离还很远,比如2016年中国的人均授权金仅为5.81美元,相当于亚洲最高的新加坡185.3美元的大约1/30,日本98.4美元的1/17。在这个两千亿级别的市场中,哪怕博物馆界只能从中切下一小块蛋糕,也足够令人浮想联翩。更何况,博物馆授权这一块,很可能做的是增量。

广东突破

省博首创特许经营模式

虽然可能从博物馆的出现就伴随着相关商品的销售,但一般认为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大规模开发大致可以从上世纪80年代算起。当时在“新博物馆学运动”的大背景下,欧美博物馆开始塑造一个以“人”为中心的展览环境,更加注重参观者的感受。借助衍生品推广博物馆的文化教育功能,赢得观众,成为一种流行的做法。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欧美发达国家的著名博物馆在这方面已经相当成熟。以英国为例,到2000年底,英国最好的国家博物馆和美术馆都实现了免费开放。没有了门票收入后,博物馆所能获得的来自政府财政支持的资金只能占其总收入的30%,剩下的资金需要博物馆自行解决,博物馆商品的收入成为了其主要收入之一。

实际上,如果条件允许,中国的博物馆在这方面完全可以具备后发优势。广东省博物馆副馆长陈邵峰告诉记者,2011年,广东省博借鉴台北故宫博物院和广州亚运组委会的经验,策划并构建国内博物馆首创的文创产品(纪念品)特许经营模式。按照这一模式,广东省博物馆依托文物藏品、专题展览、新馆建筑、新馆馆徽等文化元素,引入社会资金和产业力量参与文创产品开发,主要是通过授权开发的模式进行。经过三次面向社会公开召集,现有特许生产商30多家,特许销售商2家,其中非物质文化遗产类生产企业6家、工艺品类生产企业14家、文物复仿制类生产企业2家、日用品生产企业3家、服装服饰类生产企业2家,累计生产产品种类超过千种。在不少社会影响力很大的特展期间,也配合有专门开发的文创产品的销售。

文/广报全媒体记者卜松竹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