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day, September 16th, 2019

无人世界专题报道(完结篇):人工智能世界·隐私是奢侈品?

Closed
by December 24, 2016 General

2016-12-24 17:05

英国牛津大学网络研究所麦尔荀伯格在着作《大数据:隐私篇:数码时代,“删去”是必要的美德》这么形容个人数据,“过去就像是刺青,纹进了我们数码的皮肤里。”

在内蒙呼和浩特一书店内出现机器人导购员,该机器人可自动识别顾客语音内容,进行对答,此外,机器人胸前还有一个托盘,顾客把选好的书籍放在托盘上,它就会帮顾客把书籍运送到收银台。(图:中新社)

如同信用卡、智能手机或搜索引擎,当自动驾驶汽车为主人带来更轻松舒适的行驶体验,当机器人代替主人完成每日烦琐的任务之际,他们同时也掌握了主人的大量信息,包括隐私。

亚马逊CEO贝佐斯早前在Re/code大会上已坦言,保护隐私是这个时代的难题,对于人工智能(AI)来说,更甚。

英国牛津大学网络研究所麦尔荀伯格在着作《大数据:隐私篇:数码时代,“删去”是必要的美德》这么形容个人数据,“过去就像是刺青,纹进了我们数码的皮肤里。”

德夜店数码保存顾客资料

他在书中提到一个例子,德国的艾森纳赫市郊,有一间足可容纳4000人的超大型夜店MAD,任何顾客入店之前都得出示护照或身份证,让警卫将资料输入资料库(甚至还有数码大头照)。接着每名顾客会拿到特製的签帐卡,用来支付他在MAD的餐厅和各式酒吧的所有餐饮酒水支出,这些交易纪录都会永久数码保存。

书中引述新闻报道指,截至2007年底,MAD的资料库已经有超过1.3万人、高达数百万笔的交易纪录。此外,所有顾客的即时资讯、交易行为、消费喜好,都被记录。夜店管理层指,当地警方只要透过网络,就能全年无休取得MAD硬碟上的顾客资讯。

这些上MAD狂欢的人,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记录下来、留存多年,而且还提供给第三方,成为他们一辈子都抹不去的资讯阴影(information shadow)。

数据隐私在互联网主控时代尚且难以保护,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后,未来我们的生活或许会越加趋近智能,与此同时我们的隐私如同软肋般,被人工智能控制。

英特尔CEO:数据是新型燃油

“数据是一种新型燃油。”英特尔(Intel)公司首席执行员科再奇早前在洛杉矶车展上直言,“如果具有丰富的数据,你的车子将能够应付错综复杂的路况。一旦没有这些数据,车子将会停下。”

专家表示,这些储存于汽车内的数据,对汽车公司而言形同一座金矿。

科再奇说:“你在哪儿、你停在哪、停靠次数……你喜欢什么音乐、工艺的选择。”但他坦承,有关技术正面对着隐私保护及安全共享条例的挑战。

IHS汽车製造商高级分析员卡尔斯顿称:“消费者隐私是一个具争议的问题。”此外,网络安全则是另一个安全问题。“被连线的汽车已加装了骇客防火牆。”IHS研究部门主任尤利乌松指:“犯罪分子可能会令车子无法操作,然后凭着让它重新操作为筹码来勒索钱财。”

无人机隐忧

无人机在全球快速发展,越来越多“小精灵”在天空穿梭,但在创造出新的交通流量下,无人机对有人驾驶航空器的运行存在着安全威胁,同时对地面人员和建筑亦造成潜在危害或风险,使到全球航空监管者、机构和公众也将目光聚焦于如何让它们更好更安全地飞行。

一、侵犯隐私
瑞典今年颁佈监督法,规定带摄像头的无人机需要专门执照才允许使用。瑞典最高法院指无人机被当作监督设备,因此有可能侵犯低空人们的隐私权。

二、操作不当致伤人
潮兴航拍,却随时造成飞来横祸意外,早前一架航拍机坠落台湾某夜市,机上螺旋桨割伤一名正在逛街的妇人手臂及头部,几乎失明。

三、製造更多恐怖分子
为了减少人员伤亡,美国越来越倚赖无人机打击恐怖分子,但恐怕反而会激起更多反美仇恨。

法新社报道,4名无人机前驾驶员在给美国总统奥巴马等政府高官的一封公开信中控诉,许多民众因美国无人机而死,只会引发仇恨,助长恐怖主义与“哈里发国”(IS)这类组织成长,更是恐怖组织召募新血的最佳宣传工具。

无人车安全引热议

随着新加坡8月完成了首次“无人德士”的测试及叫车公司Uber9月在美国匹兹堡上路试载客后,无人车料将继无人机,走入我们日常生活。也许未来的人们可以不必再考车,坐上车子后,设定好目的地,车子就能自行启动,载人轻鬆出发及安然抵达。

2010年谷歌启动了自动驾驶汽车计划,2014年自製出第一台无人车,并最先获得自动驾驶汽车研发和生产许可证,此后,特斯拉、马赛地、福士伟根等着名汽车品牌,甚至百度也相继投入研发无人车,许多专家预言,无人车将于2020年全面上路。

但无人车是否比人类自己开车安全,目前仍存在激烈的讨论。

谷歌无人车肇272宗意外

据今年1月谷歌提交的测试报告,2014至2015年间,其无人车共遭遇了272宗意外事件,必须马上从无人驾驶状态移交人类驾驶员来控制。2月在加州,谷歌一辆正以自动模式行驶的无人车与一辆公共巴士相撞,幸无人受伤。报告指,无人车为了绕开路上的沙袋而变换车道时,一辆巴士从后方驶来,两车随后发生碰撞。

谷歌表示,无人车当时探测到了巴士,试驾员也从后视镜看到巴士,但两者都以为巴士会让无人车先行。而谷歌首次表示要为事故负一定责任,事发后已对相关软件进行改进,包括承认巴士等大型车辆更不易让行。

美肇无人车死亡车祸

美国一辆正处于“自动驾驶模式”的特斯拉S型(Tesla Model S)轿车,5月在佛罗里达州高速公路与货车相撞,司机当场死亡。这是美国首宗无人车死亡车祸。

报告指出,由于当时天空晴朗、阳光强烈,自驾系统疑似未能辨识出白色货车,导致车辆并未启动煞车,全速撞上货车。

美国史丹福大学人工智能研究员阿拉希指出,人工智能系统被设计好去辨识及诠释“接近人类行为”影像的数据,但在“社会智商”或理解我们日常决策的细节方面,仍需要进一步加强。

针对无人车安全问题,福特汽车公司正在研发一个利用无人机引导无人车的系统,无人机从无人车升空后,协助探测车子行驶地区四周的地势路况,这是汽车感应器不能做到的。

专家:无人车须考“驾照”

要想让无人车大规模驶上公路,明确的法规和事故责任判定皆不可或缺。不过,面对这新生事物,各国制定法规仍严重落后于技术发展。

有专家表示,当人工智能取代人类驾驶汽车时,该负法律责任的既不是车主也不是车主的保险公司,而是该技术的软体和硬体公司。因此,汽车製造商不可避免地要承担责任。

另外,针对无人驾驶汽车是否需要考驾照的问题,密歇根大学交通研究所的研究员舒特勒和席瓦克就强烈建议,对无人车进行严格考试,给它们颁发“驾照”。

机器人操作安全存隐忧

人类发明了机器人,让机器人接手生活中的各种劳务,机器人是否视人类为主子,永远服从,不会造反?

号称人类史上第一部科幻小说《科学怪人》,主人公科学家弗兰肯斯坦利用死人的断肢残骸,拼凑出一个怪物,用电流激活,据信是现代“生化机器人”的雏形,这个科学怪人后来却不受控,甚至倒戈相向,引发了连串悲剧。

美国机器人“杀人”

今年6月18日,美国一家为韩国起亚及现代汽车製造零件的工厂便传出机器人杀人事件,令机器人操作安全性再受关注。事发于阿拉巴马州卡西塔的亚进工厂,20岁女员工埃尔西,在组装线突然停止运作时,进入机器人工作站,欲解决感应器失灵的问题时,机器突然又运转了,她不幸被捲入机器中惨遭压碎。

美国职业安全健康管理局表示,这家公司共涉23项违规,包括在机器进行维修时,没有防止机器再次启动操作的程序。调查人员指,如果拥有妥当的安全预防措施,这个悲剧是可能避免的。

其实这已非第一宗机器人杀人事件,去年德国福士伟根位于卡塞尔附近的一家工厂也发生类似悲剧,一名技术人员与同事一起安装机器人,但原本处于静止状态的机器人却突然“抓住”他的胸部,然后“使劲压在”一块铁板上,最后技术人员因伤重不治而亡。

中国机器人故障致伤一人

今年11月,中国深圳举行“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期间,北京新创公司进化者机器人科技所研发的第一代服务型机器人“小胖”突然发生故障,在没有指令的前提下自动撞向展台玻璃,致伤一名参观者。大会归咎工作人员因操作不当,造成意外,但此事件引发了人们对服务机器人安全性的关注:是“设计缺陷”还是“操作不当”?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说:“机器人是不允许出错的,否则带来的可能是生命危险。”

中国机器人出现过剩风险

近年来,中国机器人产业出现爆发式增长,但“低水平重复建设”和过剩风险已成为这个新兴产业高速发展当中的隐忧。

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理事长、渖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曲道奎表示,其实机器人企业的概念被放大了。目前中国的确出现了几千家机器人产业相关企业,但大多从事零部件生产或机器人应用。

据官方统计,目前中国已有超过40个机器人产业园在建或已建成。许多省更是有多个产业园落地。如江苏省就有昆山、张家港、南京、常州及徐州5座城市“配备”机器人产业园。

在各地都把机器人产业当成“座上宾”,给政策、给土地、给资金的同时,低水平重复建设的担忧出现。据统计,有28个省(区、市)将机器人及关键零部件作为重点行业。政策激励更加激发企业的投资热情,机器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

不过,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调研发现,大部份机器人企业以组装和代加工为主,产品主要集中在三轴、四轴的中低端机器人,企业规模也普遍较小。

苏州汇川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兴明认为,中国的机器人产业距离竞争红海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他也指,许多企业对中国机器人行业生态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5年之后,现在的机器人企业能剩下20%就不错了,没有核心部件的本体生产厂家是没有生存空间的。”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文:蔡慧婷、郑佳雯 ·2016.12.24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