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iday, August 23rd, 2019

旺赛夫‧伊斯兰與民主之辩

Closed
by December 17, 2017 General

2017-12-17 15:10

还是有人认为伊斯兰與民主是无法兼容 的。虽然人数已经慢慢减少,但每当他 们发言时,声音依旧很大。最糟糕的是,这些少 数群體的声音通常都会被媒體无限放大。

还是有人认为伊斯兰與民主是无法兼容 的。虽然人数已经慢慢减少,但每当他 们发言时,声音依旧很大。最糟糕的是,这些少 数群體的声音通常都会被媒體无限放大。

也许这並不奇怪。好新闻通常都没有新闻 價值。但在今时今日,一旦有人针对普世概念如 民主,尤其是代表穆斯林群體针对伊斯兰发言的 话,其新闻價值就会直线上升。

事实上,早在1993年,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 (Samuel Huntington)在他的著作《第三波民主 化》中指出“伊斯兰的政治概念是與民主政治相 互矛盾的”,这观点也一直延续至今。

但是,如果我们看看如今的穆斯林世界,许 多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变得比以前更加民主。当 然,仍然有不少落後的国家,但在一般的情况下 还是有所进步的。

2010年从突尼西亚开始的阿拉伯之春席卷了 中东和波斯湾国家,引发了新的浪潮。虽然有进 步也有落後,但当我们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我们 看到全球各地穆斯林世界的政治自由和极权主义 正並行崛起。

对这课题感兴趣的分析家来说,穆斯林国家 所经历的经验,是非常迷人的。正因为如此,11 月底在吉隆坡召开的一项会议中,就从学术角度 来审视这个问题。

会议由一个名为伊斯坦布尔网络自由阵线 (Istanbul Network for Liberty)举办。该组织在2011 年於伊斯坦布尔成立,是一个由学者和研究人员 组成的非正式网络。今年,它在大马正式注册成为 非盈利機構,我也在幾年前获委成为主席。

此次会议主题为“穆斯林世界的民主变 迁”,並由大马高级伊斯兰研究院(IAIS)赞 助。在为期两天的会议期间,总共发表了23份论 文,从东南亚、南亚、中欧、到中东和北非,全 面探讨全球穆斯林的伊斯兰與民主。

第一天的主题演讲由巴基斯坦国际伊斯兰 大学研究機構前总监的莫哈末卡立博士(Dr. Muhammad Khalid Masud)主持,他也是名备受尊 重的学者,同时也曾经担任巴基斯坦伊斯兰理念 理事会主席。

莫哈末卡立博士在致辞中谈到传统的伊斯兰 政治理论。他认为,宗教與国家是孪生兄弟,两 者有助於加强彼此。这个理论受到其他参與者的 批评,因为並非每一位代表都认同他的研究。部 分认狄,应该将这两者分开,以避免遭到滥用。

第二个主题演讲是由另一名著名学者雅赫亚 (Kyai Haji Yahya Cholil Staquf),他也是印尼伊 斯兰教士联合会(NU)秘书长。如果你不熟悉这 个组织,我建议你多多瞭解一下。伊斯兰教士联 合会是全球最大的穆斯林组织,拥有5千萬名追随 者,甚至比大马和新加坡的人口总数还要多!

雅赫亚在致辞中强调,有必要将伊斯兰教义 置於现实背景中解读,並根據各个穆斯林派系的 思想和信仰,瞭解和接受不同的意见分歧。他认 为,无法处理意见分歧,是穆斯林世界的主要弱 点之一。

在会议结束时,我的同事阿里萨勒曼(Ali Salman),伊斯坦布尔网络自由阵线的首席执行 员说,此次的国际会议是为世界各地的学者提供 一个展示伊斯兰與民主的平台。确保这次会议中 所讨论的内容,能够在其他平台上持续下去,並 得到广泛的发表,才是至关重要的。

对大马人来说,至今为止,我们不必针对伊 斯兰與民主进行讨论。持有不同政见者的声音是 非常小的,他们从来没有得到太多的宣传機会。 自我们独立的第一天起,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质疑 过民主。

这让我们成为幸运的一群。在穆斯林占多 数的其他国家,类似的辩论从未停止。更糟糕的 是,有些地方甚至把争论演变成暴力。

在與出席者交流时,有很多代表都告诉我 说,反对黨对民主最大的贡献,就是製造了一场 幻觉。他们认为,推动他们国家走向民主的,是 不断崛起的贪污和霸权,而不是良好的施政和自 由。这让他们感到挫败,也让他们抗拒。

我们学的到教训是,如果我们希望继续享受 民主所带来的好处,我们必须确保它最终也不会 导致出现幻觉。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自由思维‧作者:旺赛夫‧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CEO·2017.12.17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