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ursday, November 21st, 2019

昂山訪華求援助 三大考題須過關

Closed
by August 15, 2016 General

昂山去年中曾到訪北京,當時她是以全國民主聯盟主席的身份,而今次則是以國家顧問兼外長的名義訪華,時移世易,身份差別已是不可同日而語。眾所周知,昂山囿於「外國人親屬」的身份,無法擔任緬甸總統一職,但她實際上處於垂簾聽政的超然地位,是緬甸政權實權派人物,因此北京將以國家元首之禮迎接昂山。

但迎送禮節是一回事,實際待遇又是另一回事。北京橫亘在昂山面前有三道考題,第一道是昂山如何處理之前被緬甸政府擱置的密松水電站及萊比塘銅礦項目,這兩大項目是中國在緬投資的拳頭項目,因緬甸內部政治鬥爭被擱置之後,中方損失慘重,緬方如何重啟並作出相應的賠償,體現政治誠意,將是昂山的一大考驗,也是中國恢復對緬大規模投資的前提。

中美之間 作出選擇

緬甸經濟要騰飛,需在基礎設施等問題上補課,而中國具有強大的工程能力及資本優勢,可以彌補緬甸的不足,再加上中國產能轉移以及經濟結構升級,給緬甸承接中國產業帶來戰略機遇,緬甸極需要中國打開水喉,獲得大筆援助,但中方在密松水電站及萊比塘銅礦項目的創傷猶在,如果沒有得到一個合理的交代,怎可能再進入危地?

第二大考題是南海問題。南海仲裁前後,美日等國瘋狂拉攏利誘東盟各國,期望結成遏制中國的統一戰線,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等國隨美日起舞,引發北京強烈不滿。緬甸的表態雖屬中立,但仍有騎牆之勢,這在中方眼中也只是六十分而已。相比之下,柬埔寨、老撾力挺中國,不僅得到中國領導人的口頭感謝,在實際收益上也大筆進帳。昂山若能在南海問題邁出更務實的一步,相信也會得到北京的青睞。

第三大考題是反顏色革命問題。在中方看來,昂山在民主化問題上成為美國在東南亞的急先鋒,而且美國有意利用緬甸為基地,在東盟推動新一輪民主化攻勢,進而在華發動顏色革命,這涉及到中共政權的安危,必然無法讓北京視若無睹。昂山是否繼續配合美國在整個區域輸出顏色革命,成為北京對昂山取態的關鍵。

事實上,這三大考題是昂山在中美之間如何選擇的問題,在中美爭雄於亞太的大背景下,這是該區域國家都無法迴避的挑戰,正因為此,昂山此行並不輕鬆。不過,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三世反華之後幾無所獲,而柬埔寨總理洪森挺華之後屢獲中方「褒獎」,兩者收益高下之別,或許可為昂山訪華之行提供一些啟示。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