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iday, September 20th, 2019

有需求就有供应.黑市万字难根除

Closed
by December 17, 2016 General

2016-12-17 19:22

尽管警方每年取缔非法黑市万字的力道不断加强,然而黑市万字依然春风吹又生,“业绩蒸蒸日上”。

罗海米:并非警方没有执法,而是非法赌博与黑市万字“繁殖”太快。

尽管警方每年取缔非法黑市万字的力道不断加强,然而黑市万字依然春风吹又生,“业绩蒸蒸日上”。

全国警察反风化、肃贩及私会党取缔组主任罗海米高级助理总监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指出,截至今年10月,警方所采取的取缔行动比去年加强了42%,但是非法赌博与黑市万字难以斩草除根。

“这是供需的问题,只要有人喜欢买万字和赌博,黑市就会持续有这样的供应。”

他说:“并非警方没有执法,而是非法赌博与黑市万字“繁殖”太快。”

他认为,单靠执法难以扑灭非法赌博与黑市万字,这可凭过去几十年来,警方从未停止取缔非法赌博与黑市万字业者,此活动依然活跃至今,且有增无减。

他表示,非法赌博与黑市万字的课题永远是没完没了的,唯有人民醒觉,不再下注黑市万字,那么自然地黑市万字业者也就无法存活。

黑市盘口抢生意.高额佣金超高赔率吸客

非法万字票存在我国已久,无孔不入,近几年数家黑市盘口为抢生意,不惜以高额佣金或超高赔率吸引赌客,更以企业化的方式经营非法万字票活动,雇用风险分析家及律师团出谋献策,钻法律漏洞躲避执法单位取缔。

钻法律漏洞避执取缔

我国一家合法博彩业者高层向星洲日报表示,非法万字票一向来都是暗地里运作,直到2012年开始浮上台面,原因是黑市盘口开始互相斗争,以高额佣金或高赔率来吸引赌客。

他说,非法万字票的下线分为两种,一种是抽佣低,赔率高;另一种则是抽佣高,赔率则低。

“一般的非法万字票下线抽佣为10多%,最高可以到30%;而赔率可以从原本合法博彩公司给予的首奖2500令吉,提高到2600令吉至3800令吉不等。”

2014年争夺战最剧烈他表示,在2014年时非法万字票的争夺战最剧烈,近期则因为经济不景气而放缓,但依旧明目张胆的吸引赌客,毫不避忌。

他说,以往的非法万字票只是招揽圈内人或同村人士,如今触角也伸向陌生人,通过咖啡店、手机店等挂羊头卖狗肉的方式招生意,除了在砂拉越及北马情况较严重外,南马一些二线城市如昔加末、东甲等非法万字票活动非常活跃。

“在北马一带,非法万字票甚至无需售卖任何物品作为掩饰,如同正规的博彩公司投注站一样直接设立柜台收注,还提供免费茶水及香烟,非常猖狂。”

手机即能掌控投注.咖啡室业者当跑腿

罗海米不讳言,有不少咖啡室业者也是黑市万字的跑腿,这些顾客表面上看来在柜台前付咖啡钱,其实是投注万字,警方较早前也有取缔这些咖啡室业者。

他说,随着科技的发达,黑市万字业者利用各种方便避取缔,调查与提控愈加困难。

“来到全球化与科技的时代,黑市万字不再像传统那样操作,过去黑市万字跑腿必须逐户上门接受投注和收钱,如今只要一个手机就能掌控投注。”

他指出,警方的黑市万字专案小组已积极探讨如何将这些科技带来变化的黑市万字单据(手机记录的万字票)提呈上庭,以提控涉及者。

罗海米进一步表示,那些网上赌博更是无处不在,只要可以上网,所有的智能手机或电脑都可以成为赌博的平台。

他说,纵然警方今年已关闭了680个赌博网站,但是这些网站有丰厚的利益可图,那些幕后老板可以不断设计新的网站出来,防不胜防。

非法赌博深入城乡

罗海米指出,过去非法赌博聚集在巴生河流域一带,涉及范围不大,比较容易管制。

然而,现今随着各个城镇雨后春笋崛起,非法赌博也深入至各个乡城。

他补充,警方经常联合地方执法人员前去取缔,但是赌博这里取缔,另一边厢又“重出江湖”。

他不讳言,一些家庭娱乐中心滥用由地方政府所发出的游戏机执照,混水摸鱼经营赌博机。

“在地方条例,这些受到管制的游戏机,的确可以通过所赢取的固本换取奖金,因此不排除有些业者利用法律的漏洞,把游戏机变为赌博机。”

经理主管下线层层抽佣.非法万字企业化

合法博彩业者高层表示,非法万字票目前也走向企业化,集团中还分为经理级、主管及下线,层层抽佣,每月还有销售目标,如达到销售目标还有公司旅行作为奖励,也提供免费专车使用。

他透露,以往只有合法博彩公司拒收“红字”,要买“红字”只能向非法万字票下注,然而现在非法万字票也拒收“红字”了。

“显然的非法万字票背后有风险分析师为他们分析红字的命中率,当他们的总部份析出当天的红字后,就会通知下线拒收红字。”

票根动手脚避取缔

他也透露,以往的非法万字票是手写的方式给予下注者票根,因此会留下犯罪证据,如今犯法集团借助科技,转而发送短讯票根,在票根上动了手脚,造成犯罪证据无效。

“有人向我们反映,非法万字票的票根不会记录为当天下注的日期,反而是注明十多年前的日期,超出了法律有效期,执法者无法有效的提控犯法者。”

每年税收损失30亿

这名合法的博彩业者指出,非法万字票横行影响了合法博彩公司的盈利,这也间接造成国家税收减少,而根据今年一则报道指出,非法万字票令我国每年的税收损失高达30亿令吉,最终受损的还是人民。

他透露,合法博彩公司需要缴付各种税务,包括赌博税、彩池税(pool bettingduties)、消费税、公司税,在东马还必须另外缴付州级的销售税,在扣除营运成本、奖金、10%营收捐赠国家体育基金及各种社会企业责任服务等,合法博彩公司的营业额每况愈下。

“政府在1969年冻结合法博彩公司开设新分行,局限合法博彩公司业的发展,但非法万字票业者的发展却越来越蓬勃,这是非常矛盾的情况。”

提供赊账鼓吹赌博

他说,合法博彩公司推行的有责任的赌博方式,顾客手头上有多余的钱才试手气;相反的非法万字票则是鼓吹赌博,提供赊账服务,当赌客发现无法偿还赌债下只能向大耳窿借钱,最终衍生各种社会问题。

“非法万字票都是由犯罪集团主导,各种犯罪活动环环相扣,我们只希望顾客在购买非法万字票时,能够想像一下当赌金流入黑市后所造成的社会问题。”

他坦言,合法博彩公司要与非法万字票竞争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依赖警方及地方政府严厉取缔。

“非法万字票提供的就是便利,只要一通电话就能买国内6家博彩公司,如果政府能够效仿新加坡准予合法博彩公司推出网上下注,将可打击非法万字票。”

辅导员:一次中奖越陷越深

展望戒赌中心辅导员陈镇国牧师表示,很多人认为赌博机问题比非法万字票问题来得严重,但往往赌瘾都是从小赌开始,只要一次中奖后,就会越陷越深。

他说,他曾有一名病患,原本只是将收取非法万字票当成副业,可是却陷入赌瘾,一期马票可以买上8000令吉,最终失控下与妻子离婚,在新加坡的工作也丢了。

“之前就有一名16岁沉迷赌博的少年,不只赌万字票还赌马机,最终欠债10万令吉被人禁锢,才痛定思痛戒赌。”

他也透露,如今收万字票的人比买万字票的人还要多,到处都可以买万字票,要彻底解决非法万字票问题并不容易。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特别报道.2016.12.17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