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ednesday, November 20th, 2019

林瑞源‧消費稅滿一年,但路在何方?

Closed
by April 2, 2016 General

消費稅(GST)實施了一年,政府並沒有對這項新稅務展開評估及調查,馬來西亞中華總商會(中總)展開的2015年下半年經濟狀況調查,卻可以作為參考。

根據中總調查,有68%受訪商家對GST一知半解,56%表示銷售業績下滑,60%的業務利潤率減少。

在民間方面,U C S I大學屬下機構――UCSI民意調查與研究中心的民調顯示,消費稅和令吉貶值導致城市民眾認為他們的開支增加了11%。

這兩項調查反映,商界仍然需要時間消化GST的衝擊,而民眾的生活素質也受到GST的影響。

雖然說,各界需要時間去適應GST,但衝擊力沒有逐漸減緩的跡象是因為政府沒有善用徵收到的稅款,來幫助業界及人民。GST去年收到逾270億令吉,以及今年估計390億令吉,沒有流到實體經濟,用作振興經濟之用途,它多數是用在政治項目,包括增加一馬援助金款額。

既然政府有了額外的GST收入,可以彌補石油收益的銳減,就應該暫停津貼合理化計劃,但是在徵收GST的同時,公共交通費卻上漲、過路費調高,政府也取消25公斤裝普通麵粉的津貼,致使業界和民眾受雙面夾攻。這就是為何UCSI的民調指出,超過三分之一或36%的受訪者認為食物和衣著開支增長幅度介於6至10%;逾半數的受訪者認為公共交通費用如火車、輕快鐵、巴士和大道過路費的調整,令他們的開支增長超過6%。

消費稅和減津貼效應發酵,推高今年2月的通膨率至4.2%,創下7年高點,這顯示加稅和減津的節奏不協調,大大增加人民的生活負擔。

此外,政府也沒有在政策上給予支援,根據中總的調查,45%受訪商家認為“政府政策”是對商業表現造成不利影響的首要因素。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賓塞指出,政治不穩定會阻礙有效決策,而政治學者布萊迪也證明,“政治動蕩升高”與“經濟表現降低”的相關性。大馬政治不穩定,導致政策也不穩定、執行力下跌。

政治穩定能夠提供一個讓人冷靜思考、分析的環境,我們選擇了一個吵吵鬧鬧的政治道路,造成經濟也起伏不定。

有了GST的巨額收入,政府也必須改善財務管理,為未來做好準備,包括積極推行經濟轉型,以及投資未來,但是政府沒有為業界提供獎掖,也沒有投資未來,比如不應削減教育撥款,調整大學先修班獎學金計劃。

如果說到未雨綢繆,新加坡可作為典範,該國在3月底公佈了擴張性的預算案,通過創新和壯大企業來推動經濟轉型,包括公司稅回扣增至50%、推出45億新元的行業轉型計劃等等。

新加坡政府的投資公司――淡馬錫控股的投資回報也不斷增加,今年的貢獻達到147億新元,比去年的98.98億增加許多,反觀一馬公司卻流血不止。

新加坡已經為下一個50年的國家發展做好準備,我們卻還在兜兜轉轉。

政治家和政治人物的差別就在這裡。

不可否認,我們的經濟有一定的韌力,所以經歷那麼多衝擊,包括油價暴跌、徵收GST、減津、減少撥款、馬幣下跌、決策不時急轉彎、政治動蕩,經濟卻還在增長;但負面因素不能持續下去,必須有正面的效應來緩衝,否則遲早會到達逆轉的臨界點,這個期限可能是6個月或更長,沒有人能夠預知。

【相關新聞請點大事件:徵收消費稅】

(星洲日報/風起波生‧作者:林瑞源‧《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