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iday, November 15th, 2019

港珠澳橋多災難 趕工欲速則不達

Closed
by April 26, 2016 General

大橋工程「飄移」並不是新聞,去年九月已被揭發人工島填海地出現六至七米移動,引起輿論大嘩,當時路政署輕描淡寫,強調情況普通,詎料僅時隔半年人工島再次出現飄移問題,當局今次又該如何解釋?工程界人士分析,大橋工程採用鋼筒填海法,原理是以填料的重量壓實海底淤泥,擠出其中水分,因此填海前需計算淤泥厚度,工程期間也要持續監察淤泥受壓情況,如果出現受力不均衡的問題,就會有淤泥「如牙膏」般被擠出,造成移位,懷疑是施工趕進度,在壓實淤泥過程中操之過急所致。有關人士更警告,在填海地未完全沉降前,不能進行地面工程,否則會留下很大的後遺症。

欲速則不達,工程界人士的警告並非無的放矢。事實上,港珠澳橋香港段工程一延再延,遠遠落後於珠海段,以致建造成本嚴重超支,在這種情況下,不排除有人為了趕工而不顧一切。其中屯門至赤鱲角連接工程傳出停工,令人質疑當局拆東牆補西牆,將大量人手集中於大橋工程,結果事與願違,愈忙愈錯,非但未能追趕進度,反而因為工程出錯需要補救,浪費更多時間。大橋原定今年通車,後來延至一七年,現在很可能再延至一九年,成本勢必進一步上升。港珠澳橋本來已經嚴重超支,早前好不容易獲立法會通過追加撥款,如果工程再次因延誤而超支,莫說過不了立法會一關,恐怕也難獲民意支持。

說來令人唏噓,港珠澳橋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已有人提出,當時香港物流業蓬勃,貨如輪轉,如果大橋及早通車,香港勢必如虎添翼。可惜大橋好事多磨,待工程付諸落實,又遭到司法覆核挑戰,開局不利形成惡性循環。屋漏偏逢連夜雨,大橋建造期間工業意外接連不斷,迄今奪走八條人命,工傷者更是不計其數,當局為趕工而罔顧人命備受詬病。雖然港府聲言「一宗意外都嫌多」,但如果不改善監管,類似悲劇勢必陸續有來。

見微知著,港珠澳橋一波三折,何嘗不是港府蹉跎歲月、一事無成的縮影。物換星移,香港早已失去世界第一貨櫃港的地位,近年先後被上海、新加坡、深圳、寧波等港口超越,最近又被青島港後來居上,淪落至全球第六位,反映香港物流業江河日下。反觀內地經濟早已同世界接軌,港口建設的軟硬件也不斷改善,根本沒有必要山長水遠將貨物運到香港出口,加上中港矛盾不斷惡化,更使香港物流業加速衰落。大橋耗費巨資歷盡波折,落成後隨時因為車流量不足而變成大白象工程,那才是真正的冤哉枉也。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