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aturday, September 21st, 2019

當鞋王遇上球王‧周仰傑:理想驅動前進‧“活到100歲依舊做鞋”

Closed
by December 31, 2016 General

2016-12-31 18:33

或许没有人会想到,像周仰杰这麽一位国际名人,他住家客厅高挂的并不是出自大师手笔的昂贵名画,而是一位长辈馈赠的画作。

周仰杰坦言,以自己多年来累积的财富,大可退下过着优渥的退休生活了。(图:星洲日报)

时尚界鞋王拿督周仰杰(Jimmy Choo)位於吉隆坡住家的客厅,挂了一幅约6呎X3呎的横幅水墨画,画的是绽放的莲花。那是整个客厅唯一的一幅画,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他见记者在等待的当儿仰头赏画,介绍了起来。

他说:“这是我朋友80多岁高龄的母亲亲手画的,她知道我喜欢莲花,画了送我。”

“我喜欢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或许没有人会想到,像周仰杰这麽一位国际名人,他住家客厅高挂的并不是出自大师手笔的昂贵名画,而是一位长辈馈赠的画作。

反映了这名来自槟城,出身贫寒的鞋履时尚教主,务实质朴,重人情的一面;如莲花的性格,出淤泥而不染。


识英雄重英雄,周仰杰把自己为李宗伟量身订制的皮鞋,送赠球王。周仰杰的男款鞋也是时下男星丶名流的宠儿。(图:星洲日报)

站上世界巅峰续奋斗
周仰杰李宗伟惺惺相惜

欧洲有一个闻名中外的时尚界人物Giorgio Amarni;马来西亚则有一个以鞋履精品征服了全世界的——周仰杰。

时尚是个瞬息万变的浪潮,一觉醒来,时尚教主可能就已经江山易主。

然而,今年65岁的周仰杰自1988年成名以来,时至今日他那响当当的名号,依然屹立时尚界最受人瞩目的浪尖上,是鞋履界的至尊时尚代名词。

很多人到了周仰杰这岁数,可能已对生活少了冲劲,斗志缺缺;但这位多年前就已站上世界巅峰的传奇人物,依然是一个梦想实践者。

周仰杰称李宗伟为“兄弟”,那是他对於这位後辈的一种欣赏与认同。

“我最欣赏他(李宗伟)的奋斗精神,因为如果没有奋斗精神,很多次他都可以说不打了。以他的名气,透过广告丶世界巡回演讲丶训练球技等,他可以成为超级富豪。但他仍然继续战斗,给年轻人树立了榜样。”

其实这也是李宗伟和周仰杰的共同之处,为了自己的理想,永不言弃。让两人识英雄,重英雄。

他笑着说:“即便是80岁,甚至能活到100岁的话,我还是一样做鞋子。因为我喜欢做鞋子。”对於未来周仰杰依然充满憧憬与向往,这种神情在长者身上并不常见。

身边曾有20几岁的年轻人对我说“想退休了,对工作没有一点眷恋。”今天再听到周仰杰用他那中气十足的语气,说了这麽一段话,我想这就是人生成败的诀窍与关键。


周仰杰创业初期,在英国东部一家废弃医院楼,租下部份空间开设了制鞋工作室。图中的《VOGUE》杂志,让他的设计,备受瞩目。

自我要求非为名利
“我不退休更努力”

周仰杰是已故戴安娜王妃生前最信赖的御用鞋匠,曾为戴妃亲手定制了超过百双手工鞋,让其品牌成为全球女性最为之着迷的鞋履精品。

在国际舞台上,他创建了不可撼动的鞋业王国,奠定了“鞋王”的美名。他的鞋业翘楚地位,数十年来屹立不倒,成为各国王室丶名流明星最魅惑的追捧。

他坦言,以自己多年来累积的财富,大可退下过着优渥的退休生活了。

确实,对於一名成就登峰造极,在世界各地都备受敬重的国际名人而言,其实他已是典型的“名利双收”。

但因着理想的驱动,他前进丶登高的脚步似乎永远停不下来。那不是与任何人的较劲,那是他对自我的要求,对自己的梦想最敬虔的——人生态度。

“我是不会退休的,反而应该更加努力,就像GiorgioArmani的精神一样,80多岁还继续在岗位上付出。”

这是周仰杰的坚持。在还有能力付出时,永远不会停止为这个世界制造美丽,打造炫目。

代表大马最闪亮名片

名利已不再是他努力奋斗的目的,除却这些,他有更远大而纯粹的志向,为国家贡献美名丶为世界贡献创意的无限可能。

对於周仰杰而言,成功就是不断地努力,保持一颗永远为梦想炙热的心。

“如果我不坚持努力,我早就被淘汰了,我不会知道甚麽是新的,也无法评断一个设计好不好,更不知道该用甚麽原料来设计。所以贴近丶跟进潮流是我不会放弃的坚持。”

鞋界时尚教主周仰杰和羽坛一哥李宗伟一样,两人都是大马在国际上最闪亮的名片,最铿锵,掷地有声的品牌。

“以前,去到世界各地当别人问起我‘你来自哪里?’,我说‘马来西亚’时,很多人都不知道是甚麽国家,多年下来大家渐渐认识马来西亚了,不会再问‘是新加坡吗?’”

这是球王和鞋王两人在不同的领域中,相同的经历与感受。

数年前丶数十年前,当国际社会还不甚认识“马来西亚”这个小国时,他们总不厌其烦地,向大家介绍这片国土。直到他们各自在时尚圈丶体坛奠定了崇高的地位,国际社会也在他们身上看见了“马来西亚”这个不容忽视的国名,他们依然自豪地介绍自己的国家。让世人透过他们的成功与奋斗精神,来认识马来西亚。

记者说:“马来西亚因为两位国家英雄,而变得更美。”

周仰杰笑开怀。他说:“我接受这样的赞美,因为我爱我的国家。”


出身贫困的周仰杰,继承了父亲制鞋的手艺,11岁那年做了第一双鞋给母亲。

初到英国在废弃楼制鞋
曾一双鞋都卖不出

其实周仰杰的奋斗脚程,一路走来并非风调雨顺。当年一个亚洲小伙子在英国如此一个堂堂时尚大国中,怎麽崭露头角,脱颖而出?

在周仰杰遇到自己的第一个贵人——时任英国<Vogue>杂志编辑助理凯特·菲林,而声名大噪前,他也曾和许多创业初期的年轻人一样,经历了为三餐烦恼的苦日子。

那时,没有名气的鞋匠,在一间废弃医院楼里制的鞋,可想而知其销售该如何惨淡,一双鞋都卖不出。

但这并没有打击周仰杰为梦想出征的士气。

此路不通走彼路

他说,很多人或许会在低潮时,怨天尤人,甚至就放弃了;但我不这麽做,此路不通,走彼路。

“我到附近的周末市集,看到廉价鞋商一个周末卖出几百双鞋,我就给他们看我的设计,那时一星期大概能卖出50双鞋。”

对比现在周仰杰品牌下的鞋履奢华精品,被媒体标榜为“全世界最贵的鞋”,那时的几英镑一双鞋,确实很侮辱这位一代鞋履传奇人物,但我们同时也在周仰杰身上看到“大丈夫能屈能伸”的精神与修养。

请不到工人与同乡苦干

周仰杰坦言,曾在创业初期面对“请不到工人”的窘境。没有英国人愿意在废弃医院楼里,为一个亚洲人打工。

或许那时候,谁也不相信,一个来自马来西亚槟城的穷困小伙子,能制作出俘虏全世界女人的高跟鞋。

当时,小有名气的他为应付“伦敦时尚周”需要赶制大量的鞋子,但却只有一名员工。

他说,“阿顺”是来自槟城大山脚的同乡,那时只有他俩分担所有工作,曾有一次阿顺爬上货仓拿东西时,因过於疲劳,恍惚之间跌了下去。但即便如此,这名员工也没任何埋怨,继续赶工。

其认真的工作态度及忠诚度,让周仰杰至今难忘,经常挂在嘴边,因为那是共同熬过艰辛与寒冬的夥伴。

他说,那时没有所谓的上班时间,没有所谓的周休二日,只有为了梦想而埋头苦干。

“开始的时候是最幸苦的,除了精湛的手艺,最不能缺乏的就是丝毫不松懈的奋斗精神。如果那时候,我因为幸苦而放弃了,就不会有今天的Jimmy Choo了。”

脱售“Jimmy Choo”创“Zhou YangJie”
重新让鞋子有“手温”

许多人不知道周仰杰已脱售1996年与Tamara Mellon共创的“Jimmy Choo Ltd”品牌。如今,他离开将设计交由工厂制鞋的轨道,回归到手工制鞋工坊,以“Zhou YangJie”

的品牌,重新赋予每一双鞋子,手的温度。

与当初不同的是,他更专注於设计,并指点丶提携後辈,同时亲自为每一双挂上“Zhou YangJie”品牌的鞋子把关,确保那是世界上将“舒适”与“时尚”诠释得最精准的鞋履。

周仰杰虽是“Jimmy Choo Ltd”的创办人,但他说,自从脱售这个品牌之後,就不再踏进“Jimmy Choo Ltd”专卖店了。

他说:“这已经不是我的了,虽然依然挂着我的名字,我是Jimmy Choo,我是周仰杰。”

然而,即便周仰杰已与以自己名字创立的品牌分道扬镳,但他依然怀着感恩与祝福的心。认为“Jimmy ChooLtd”越有名,代表自己越有名气。

周仰杰所创办的“Jimmy Choo Ltd”确实成就了他,让他在国际鞋业界上无人不晓,即便现在已脱售品牌,仍丝毫不减大家对他的热爱与欢迎。

“这不是遗憾,而是我的人生经历,当然我脱售之後,也得到应有的回酬,让我去做很多我想做的事。”

他娓娓道来,在放弃了“Jimmy Choo Ltd”的品牌拥有权後,又再以自己的中文名拼音“ZhouYangJie”成立一个新的品牌,不是为了赚大钱,而是不想放弃自己的手艺。

“我不会以‘Zhou YangJie’跟‘Jimmy Choo’做竞争或比较,更不会去破坏它,比来比去都是我的名字,不是吗?”

言谈间,展现了他的大度气量,和往前看的豁达。

便宜鞋比不过中国货
高品质鞋子不愁市场

周仰杰透露,很多大马人设计鞋子时,因材料价格的关系,不敢尝试高品质的橡胶或皮革,周仰杰对这并不认同。

“你制作高品质的鞋子,你的品牌永远都有市场;你制作便宜鞋子,你便宜不过中国货。”

周仰杰授招,要在众多品牌中脱颖而出,就要提高鞋子的质量。

他也在英国伦敦开办了学院传授时尚设计与制鞋的手艺。

他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很容易否决自己,认为自己做不到,但其实人是要被鼓励,而不能责怪,所以我都会鼓励他们多作尝试,像一个父亲一样去引导他们。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愿意投资时间,去磨练自己的手艺。”

“奋斗是不能计较时间的付出,也不能受情绪影响而轻易说放弃。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独家报道:余秘叶/ 张德兰·2016.12.31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