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aturday, December 14th, 2019

符传艺‧论文与大专的江湖地位

Closed
by November 26, 2016 General

2016-11-26 11:51

学术人员不能因为了数字游戏,而不顾“学术形象”地发表一些低级的论文。更有学者为了让文章容易被期刊接纳,遂铤而走险地篡改实验室的资料,甚至抄袭他人的著作(可悲的是,亚洲国家中最常见!);后者已牵涉到了伦理道德的问题,绝对不可取。

很多人以为只有在大学毕业时才需要书写及递交论文,并不知道原来所有的科研人员及学者都必须长期发表论文才能在学术领域里面发光发热。所谓的“论文”,其实可以分为好几类。大学毕业时所递交的科研文献,叫“毕业论文”(英语称之为thesis或dissertation;以后的评论再详谈之间的差别),主要为大学主修的科系在完结时所作的学术报告。而在研讨会上发表的,则称之为“会议论文”(conference paper)。

本评论所著重讨论的,则是发表在学术期刊(journal,或称“论文集”)里的期刊论文(journal paper)。后者对理工科的科研学者来说,是各种著作中最高档次的,甚至比出版教科书来得重要。所以,理工科的学者都以学术论文(期刊论文为主)的数量与质量作为他们的工作指标(KPI),也是学术晋升(academic promotion)里最重要的一环。这也意味着,一个大学教职员能不能当上教授,其论文的多寡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除了论文的“量”,科研人员的论文素质也是另一个重要的指标。近年来大多数的科研人员都选择将论文发表在高影响力的期刊(high impactjournals)。所以一些影响系数(impactfactor)较高的期刊得到更多学者的青睐。这当中也有一些争议,因为许多传统的“老牌”期刊的影响系数一般上都不上一些较专注的期刊。一些对影响系数不堪了解的学术人员也人云亦云地只专注在系数高的期刊。另一个用以衡量科研人员质量的指标为h指数(h index)。后者是2005年间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物理学家希尔施(Jorge Hirsch)教授提出的,主要计算个别科研人员的论文数量及其论文被引用的次数。比方说,某科研人员发表了20篇论文,有5篇被其他科研人员引用超过5次以上,其h指数为5。相对于另一个科研人员发表了20篇论文,却有10篇被引用超过10次以上(其h指数为10);后者的影响力更为显著。许多知名教授的h指数皆于30以上。值得一提的是,泰晤士的“世界大学排名”将个别大学的论文引用率定位总评分的30%。

除了个别学者,大专学府的“江湖地位”也因论文的数量与质量成正比。笔者的上一篇评论(见9月25日《星洲日报》)有提到,马大早期因学术论文不多,故在世界大专排名上吃亏。以QS世界大学排名为例,论文占了QS总评分的20%。拿“本是同根生”的马大和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大)做比较。汤森路透Web of Science的数据显示,马大于2015年共发表了3628篇论文,QS世界大学排名上名列133位。此排行榜上第12名的新大则有6722篇,多了马大的85%!再往后看,2006年的马大只有区区的400张论文,对比新大的3582张,那是接近九倍之多!马大于2007年的世界大学排名屈居在其他东南亚大学之后的246位,论文量少是最大的因素之一!马大从2007年的246位上升到了今年的133位,两位前校长拿督拉菲雅(DatukRafiah Salim)及丹斯里高尔扎斯曼教授(Professor Tan Sri Dr Ghauth Jasmon),因设定每个教职员每年需发表两篇论文的策略,绝对厥功至伟(虽然迎来许多教职员的哀声载道)。若以论文的增长率来看,马大这十年来的论文的增长率按年增加30%,算是很不错的成绩。当然,对数字敏感的人会发现,马大去年的论文数量仅仅比10年前的新大论文数量撤个平手而已。要追上新大的势头,还得多加努力!但若保持现有的增长率,要追上新大也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事。

再看笔者十年寒窗的母校——马来西亚工艺大学(UTM)。优记得十几年前笔者在工大修硕博士时,当时校内的教职员对学术论文不堪重视,也是行内人皆知的事。记得笔者参加一个国内的会议,一位国大(UKM)的资深教授就曾以调侃的语气对我们的教授说“在工大要升教授很容易吧,只要当一些行政的职位就可以了,有没论文都不怎么重要。”

现实情况也确实如此。许多的所谓的教授,也没发几篇期刊论文,就凭着行政职位(如系主任、副院长等)平步青云地升上教授职。有的教授,甚至搞不清会议论文和期刊论文的差别。幸运地,工大于2008至2013年期间迎来一个标志性的人物——国内最年轻的大学校长拿督再尼巫江教授(Dato Seri Prof Ir Dr Zaini Ujang;后升任高教部秘书长,现任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秘书长)。再尼上任后,实践“没论文等于没有学术晋升”的方式,彻底改变了工大的运作模式,大大提升了工大教职员对论文的重视程度(当然,教职员的哀声载道也不亚于马大的情况)。数据显示,再尼仗校的几年间,工大的论文的按年增长率达到了惊人的40至60%!工大后来也挤入了为高教部的研究型大学行列,与马大、国大、理大和博大平起平坐。工大的QS世界大学排名上也从2010年的365位晋升到2016年的288位。对于一个刚跨过40岁门槛(工大于1975年正式升格为大学)的大专来说算是不错的成绩。

以上两个实例,证明了只要大专院校若制定了对的方向,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要与世界顶尖的大专是争一日之长短,是绝对有可能的事。

当然,也不可忽略排行榜上其他的重要指标,如学术声誉、学生对教职员比率等。但需切记的是,大学必须确认本身的定位。若设立大学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培育工业界的员工,如许多从学院提升为大学学院(collegeuniversity)的大专学府,就不应该为了排行榜而忽略了教学的重任。更重要的是,学术人员不能因为了数字游戏,而不顾“学术形象”地发表一些低级的论文。更有学者为了让文章容易被期刊接纳,遂铤而走险地篡改实验室的资料,甚至抄袭他人的著作(可悲的是,亚洲国家中最常见!);后者已牵涉到了伦理道德的问题,绝对不可取。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符视象牙塔·作者:符传艺·英国大学教授·2016.11.26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