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uesday, December 10th, 2019

纳吉:未必是明年·何时大选继续猜吧

Closed
by November 27, 2016 General

2016-11-27 17:36

他表示,大选不一定会在2017年上半年或下半年举行,也可以迟些举行。

纳吉在布城首相官邸的图书馆接受《星报》访问。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7日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说,他未必会在明年举行闪电大选。

他表示,大选不一定会在2017年上半年或下半年举行,也可以迟些举行。

“我喜欢这种猜测,让人们继续猜测吧。”

採新制严选候选人

他接受英文《星报》专访时指出,国阵将使用一个全新和严苛的审查制度,以选出第14届大选的候选人。

他指上述遴选候选人的方法已通过砂拉越州选、大港和江沙补选的测试,国阵在这3场选举大获全胜。

他说,此审查制度也将应用在国阵成员党身上。

“如果你不符合最低标准,你甚至不会被考虑,句号。”

“如果他们没有通过,不是因为我的缘故,而是因为绩效。”

他说,这道理就像进入大学,必须至少有2A或2B,如果只有2C,就不能进大学。

他说,当他构想出“可胜任候选人”原则,许多人自认有胜算,而事实上他们却不是。

他表示会儘量满足各区会要求当地人当候选人的要求,但这些人亦须经过审核。

坊间猜测有4州大臣可能会在大选前被撤换,但表示暂不会作决定。

他表示需要观察每个州的微观情况,以便在变化和稳定之间取得平衡。

曾与特朗普搭档赢高球
竞选总统就没再联系

谈及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表示,他曾在数年前一场高尔夫球赛中与特朗普搭档,并赢得那场比赛。

他们后来还一起照相,特朗普在相中签名,并留言:“致我最喜欢的首相,绝妙的胜利啊!”

纳吉回忆说,那时他在美国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在一个星期天,他们一群人,包括已故大马对美特使丹斯里贾马鲁丁决定到距离纽约约一个小时车程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打高尔夫球。

他说,特朗普听到马来西亚的客人远道而来,立刻加入他们。

“他和我搭档,我们赢得比赛。我们和贾马鲁丁拍了一张合照,我一直把那张照片放在我办公室的办公桌旁边,这些都是他出名之前的事。”

他说,两人之后还互相通话几次,后来特朗普参与美国总统选举,就没有再联繫。

“也许以后吧,当他安定下来后。”

不能再控制巫统
没人再怕敦马

谈到首相敦马哈迪,首相纳吉也认为,敦马未能逼使他下台的部份原因,是马哈迪不再是“恐惧因素”。

他说,马哈迪之所以能控制巫统,主要是凭藉他曾是党主席和首相。

“他不再是主席,不再让人害怕他,也没有控制的能力,他不能决定巫统的事。人们尊敬他,但不再怕他。”

他表示,马哈迪是通过州大臣和首长控制区部,不过一旦那些大臣不在位了,他就没有了区部负责人的联繫。

“你会惊讶,他连他们许多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纳吉则认为自己的领导不是只依靠大臣。

“我是他们的一分子,这就是为甚麽马哈迪不能把我赶出巫统。我在23岁时就加入政治,这给了我巨大优势,因为我在巫统两代领导人下长大。”

他也分享与已故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2009年的一段对话,李光耀形容马哈迪犹如一个重量级的拳击手,他会一直打一直打,直到你筋疲力尽。

他认为,除非马哈迪绝对得到控制,否则他不会停止,他指李光耀对他(马哈迪)的分析很正确。

他也形容与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同台以及与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握手的马哈迪展示了“马基亚维利亚政治的缩影”(政治权宜之计高于道德)和“虚伪的高度”。

扎希是好副手

他不相信这些“同床异梦”的人能长久在一起。

“你认为他是出于对林吉祥的爱吗?你认为林吉祥爱马哈迪吗?”

针对巫统前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和前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纳吉表示,他们离开后,现在他有一个好的团队。

“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是一个好副手,还有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及其他人。”

“我们志同道合,这不是说我们没有任何歧见,但我们能热烈讨论,一旦做出决定,就会以一个团队落实。”

巫统强大更团结

“我相信所发生的事只是强大了巫统的领导,现在我们有一个更加团结的领导层。”

“我已经认识到政治中会出现背叛,即使在美国,你看到残酷的政治、戏剧、粗俗的话,即使是美国,总统选举也没有甚麽诗意。”

他也认为,柔佛巫统依然强大,“巫统出自柔佛,柔佛的巫统传统非常强大,我相信柔佛仍是巫统堡垒。”

针对反对党现况,他表示,人们现在看到的反对党是失效了的。

“他们一直在变,从替阵到民联,然后是希盟,他们撵走了伊斯兰党,接受了诚信党,他们不能决定谁做首相,也无法组成影子内阁。”

他说,经营一个国家和经营一个州属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从部长、副首相到首相,责任有很大的不同。

“你可能在经营一个州方面相当成功,但经营一个国家是充满挑战性和複杂性的。从玻璃市到沙巴,是完全不同的游戏,如果我们做错,后果是很可怕的。”

“让人看到巫统团结”
盼党员脚踏实地

针对巫统大会,纳吉表示,他想让人们觉得巫统上下团结一致并感到士气高昂。

“我希望他们相信巫统可以取得成功,我希望巫统党员脚踏实地,即使拥有权力也要保持谦卑。”

询及巫统会否修改党章,他表示现在的重点是大选,修改党章是之后的事。

“我们将考虑所有意见,考虑有很多事情,包括上次大选的经验。

“党章应该为巫统带来积极变化,但我们不能太频繁修改党章,所以让我们考虑所有需要改变的东西,才一次性修改党章,这是更好的做法。”

产生优秀领袖及企业家
“中国一党製作好两件事”

纳吉说,中国的一党制可以做好两件事,一是产生优秀的领导人,二是创造大企业家。

他也是巫统主席。他在接受《星报》访问时表示,中国可以产生良好的领导,并相信精英领导体制。

“如果你追溯回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历史,他从副市长开始做起,然后是省长等等,他走的每一步都经过考验,所以中国能够选择最后的领袖成为未来的领导人。”

其次,他也好奇中国一党制究竟如何能创造出大企业家,“你看中国如何能够创造如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等这些大企业家及呼风唤雨的人物,这是很有趣的事。”

他表示,中国让他着迷,“它违背了西方思想,西方思想是国家必须拥有西方民主、个人主义,没有太多控制,只有这样,才能推陈出新,产生创造力。

“但中国以成就说不。中国的成就使之成为当今世界上最令人兴奋的地方,没有任何地方可以与我在中国看到的相比。”

与华亲近没放弃主权

纳吉也表示,我国与中国非常亲近,但我国没有放弃主权。

他在谈及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面时说,中国人有大象的记忆(绝佳记忆力),“我的巨大优势是我是前首相敦拉萨的儿子,他们从未忘记敦拉萨在面对强烈反对与中国建交的情况下所发挥的角色。”

他表示,他和中国领导人合作得很好,因为中国是值得信赖的朋友,同时我们也知道中国的文化和思维方式。

“但你与领导人相处时,必须理解他们的文化和思维方式,我们必须知道如何适应,而不牺牲基本原则。

“不会感到尴尬”
能舒服适应不同环境

纳吉也说,他能与不同背景的人舒服地相处,无论对方是联合国领导人或是罗里司机。

“我在联合国发言,和在亲善人民房屋计划与罗里司机及养牛人说话,都是一样舒服。我可以这会儿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握手,第二天与罗里司机握手,对我而言,我在两种环境下一样舒服。”

他表示自己能在不同的环境适应良好,“我不会感到尴尬。这是天性使然吧。我觉得很好,我可以在国际外交上与最高领导人相处,也可以与基层的普通人有所联繫。”

他表示自己是真的享受,而不是在演戏。“在任何环境任何时候,我都感到和平并感受到自己。”

未见退党潮加入土团

针对土著团结党的威胁,纳吉说,当年(马哈迪副手)安华离开巫统,很多人和他一起离开,但今天却不见同样的事发生在土团党身上。

不过他表示,他在政治上学到的一件事是,没有任何事物是理所当然,巫统必须把任何东西都看成是一种可能的威胁。

他也说,总有人因为任何原因而不满,每个区部都有这样一群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可能不会投选你。

“但我不担心,我只想确保我们专注于我们的斗争。”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2016.11.27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