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aturday, August 24th, 2019

细味简单 ‧ 慢活空间

Closed
by September 23, 2017 General

2017-09-23 09:29

三姐弟情系家乡,在家乡居林小镇筑起了梦想,开了间小食馆“小居林生活馆”,也为垂垂老矣的家乡注入年轻的活力。这个“慢活”空间,让人在繁忙、紧绷的现代生活中,活出一种高品质、慢姿态的小空间。

(图:星洲日报)

小镇故事非常多,却都很简单,包括这个故事,简单之极却让人感觉超幸福。故事始于木屋、木偶、木餐桌、木装饰,以及木屋餐厅里的3姐弟,再加一个注定要加入这个小家庭的小情人。

居林,是位于吉打南部一个偏远的小镇,老街路旁都是战前建起、半砖半木的老店屋。早年川流不息的大路,因人口外流而显得冷清,路旁老店屋也因此越来越孤僻。

“小居林生活馆”是大路旁一家小食店,就在一排垂垂老矣的店屋间,以木结构的亲和力走出新步伐。年轻的店主人郑登麒说是在打造一个“慢活”空间,是让自己也让别人在繁忙、紧绷的现代生活中,活出一种高品质、慢姿态的小空间。

罔顾独有风貌直接翻新老木屋,会失去岁月传承的印记,他和两个姐姐一向守古怀旧,大姐郑恩妮是旅游杂志主编,二姐郑琪艺的工作也经常出差,长期在外漂泊,走完千山万水,看尽世界奇景之后,察觉海外尤其西欧各国,都很珍惜且很懂得发扬老屋、老店,擅以非常守古的方式,赋予乡间产业新生命,反而成为迷人的休闲、度假天堂。

三姐弟曾经一起赴台湾旅行,目睹一批老人家群聚聊天时,提及耗尽全力开拓乡居特色吸引游客,希望也可将年轻人召唤回乡。偏偏年轻一代依旧继续往外跑,余下乡间古楼古屋,最终都被折卸重健,家乡特色也因此被噬食无遗。

回看他们去过的一些西欧国家,入乡常见擅于古物文化价值,进而努力开发家乡老街、老屋、老店的新生代,不只保住家乡活力,也让自己活出家乡本当拥有的生活品质来。

回乡逐梦,留住家乡的活力

居林,太多老屋老店被荒置,甚至被夷平重建。老而无价的地方特色,因人们忽视而趋渐消失。“长此下去,在忙碌且盲目追求新生活的步伐中,居林再也没有什么岁月印记,可以留给后人景仰了。”

姐弟3人因此萌生返乡,为家乡老店屋注入新生命的念头。“这是3年前的事了,我原在工厂任职,为了这样的理想,随二姐一起辞职返乡,父母都被我们的举动惊呆了。”

经历过90年代末经济风暴,经历过经营风险的父母,觉得经济低迷的今时今日,要在居林这样已失风华的小镇,经营类似大城市小品味的小食馆谈何容易。“父母不苟同,认为这在居林没有生存空间,是梦幻式的理想。更直接的说法是,担心姐弟3人投下的资金会血本无归。”

心怀同一梦想和目标的姐弟3人,没有因此退缩。“我随二姐辞职之后,大姐也经常返乡陪我们逐梦,找了一间老店屋,姐弟3人就一步步依据心中的概念去落实计划。我们其实没有大资本,要靠朋友支援,相中的老店屋其实也是朋友购置的产业,交到我们手上完全保留原貌,也在擅长木雕艺术的执友支援下,才逐一加入一些自然木制饰品。”

木偶迎宾:Welcome,欢迎你……(图:星洲日报)

简单空间,饱含心思

不论是生活内容,还是生活空间,简单很多时候会让你感到神奇。漫不经心的走过居林老街头,无意间走入其中一间老店屋的“小居林生活馆”,迎面两个超有亲和力的大型木偶举手招呼:“Welcome~~欢迎!”

“除了姐弟3人,包括屋主也为这一空间做出不少贡献,我们的目标非常一致,就是保留老店屋风味,所以附加物都要有还原自然的本质。”

环顾店里店外,才察觉一景一物虽看来简单至极,却饱含心思。友善可亲的木偶代主人迎接宾客之后,屋内木窗、木桌、木椅、木厨、木柜,以至地砖、门墙皆古色古香,复古形式也不像一般大餐厅、大饭店耗大资金装修的成果,而是店家拾起所有老木质、老家当,用心安置使之还原自然,“生活简单就是福,空间简单就是美。”

木质独有的亲和力,在于借用时间推移改变的色质,透过独一无二的木纹飘出淡淡清香,特有魅力就潜藏在让人入目感觉温暖、舒畅的氛围中。

所以,他们不以小食馆自居,反而视为回归小居林的“慢活”生活空间。

“小居林生活空间”的简单设计,让整个空间透出木质清香。(图:星洲日报)

换一种形式,追梦圆梦

空间梦想算是实现了,持续努力了两年,在不被看好之下,姐弟3人创造了小居林的奇迹,即使没有赚大钱,小居林还是生存下来。

两个姐姐陪着他一起努力两年,眼看亲手打造的生活空间成形后,也开始面对经营上的困难。“我本来就对餐饮业有兴趣,曾在餐馆当过助手,也上过一些专业烹饪课程,但我们经营的不是纯粹的餐饮业,而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生活品质。这些生活当有的态度和品质,都可透过朴实无华的空间,且让自己放慢步调加以实现。”

理想和现实很多时候就是一块翘翘板,起落之间靠的是轻重、平衡。整个空间排列、堆叠形成的结构,确有木雕美学大师所言的“沉淀心灵的震慑力量”,也印证了木质亲和力可削弱屋里屋外冰冷感觉的说法。

只是在小地方如居林,生存正如意料中有难度。“我们没有放弃,只是从一开始就已意识到必须放慢脚步,这也是我们所追求的‘慢活’之道。只是一家小店养不活3个人,必须亲自下厨打理的餐饮生意,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的轻松。大姐在生活空间成形后,重新回到旅游杂志主编岗位,二姐也放心回归职场了。”

当初姐弟3人一起创设的“小居林生活空间”,今天只有郑登麒一人留下坚守店铺,如果因此觉得两个姐姐知难而退,那就大错特错。

“她们没有退出,而是换另一种方式强化生活空间的生存能力,包括二姐回归职场后,收入稳定可持续支持生活空间,凡假期也必回到生活空间帮忙料理业务。”

贴心伴侣,梦想路上同甘苦

郑登麒和李幸宜:简单的梦想可以让自己走得很实在。(图:星洲日报)

日常营业少了两个姐姐,却多了一个贴心相随的伴侣。“这是他的梦想,交往过程中我一直都很清楚,他一直走在梦想的路上。我在新加坡工作近10年了,该是时候回归简单的生活了。”

来自芙蓉的李幸宜在新加坡担任业务员,工作繁忙压力超大。她多年前于旅游中,结识了经常随大姐到处观光的郑登麒。“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有提起自己的梦想,想通过打造特殊生活空间,追求简单舒适的生活品质。我亲眼看着他用心实现梦想,现在他做到了,我也决定跟随,辞去新加坡的业务员工作。本以为这一决定是冒险,现在反倒觉得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自己也开始适应朴实、简单的生活步伐。”

从芙蓉到居林,也算是从一个小地方,搬到另一小地方。虽然长年在新加坡生活和工作,但从小在芙蓉长大的幸宜,很快就适应这里的生活,“选择‘慢活’说穿了其实就是回到根本,或说回归本性。”

“唯一辛苦的是,亲手下厨的餐饮业,无法避免特定时段的忙碌,缺人手时会陷入紧张,同样会衍生压力,有时更会因此引发争执,这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不可避免的细节。换个角度就会看到,当有梦想伴随的时侯,这不过是一种共甘苦的乐趣。”

已经接近半年了,他们开始在“小居林生活馆”共商大小事,也一起进入厨房为客户烹煮佳肴美食。“我们的食物其实都是家常小菜,包括招牌菜式‘黑森林鸡饭’,也是我家春节不可缺的传统年菜。”

现在,看着姐弟3人打造的空间,未来媳妇与儿子携手打拼的场景,用餐时段开始涌现人潮,以及忙碌的厨房和热闹的餐桌,让父母放心且安慰,开始分享孩子的喜悦和满足了。

这就叫幸福。幸福真的就这么简单:萌生一个梦想,打造一个空间,找一个贴心的伙伴,继续朝梦想的路上挺进。

或许,前面的路会变得越来越简单,幸福就在更简单的路途上,继续发出简单的希望和光。

至少,对郑登麒来说,幸福真的就这么简单。

对登麒和幸宜来说,一起打拼的日子最快乐,即使是在厨房忙碌也乐在其中。(图:星洲日报)
“小居林生活馆”里里外外一景一物,都是生活中随性挥就的手工艺术品。(图:星洲日报)
休闲用餐的同时也让你怀旧一下。(图:星洲日报)

木窗望去是天井,完全保留的还包括攀爬在老店屋墙上的草木。(图:星洲日报)
木质空间让人感觉温暖、舒适、清静、凉爽……(图:星洲日报)
品味不靠重金装修,在于留住简单朴实的感觉。(图:星洲日报)
老木门依旧在,生活空间把老时光都留住了。(图:星洲日报)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副刊 ‧ 报道、摄影:陈绍安 ‧ 2017.09.23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