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Friday, November 15th, 2019

胡逸山‧現實撲面妥協還可

Closed
by April 10, 2016 General

眾所周知,我國正處於民主化進程的關鍵時刻。一方面主要是在聯邦層次的反對黨陣營,以及理念幾乎無可避免地與彼等相似的公民社會,在經過近半世紀的努力不懈後,也的確造就了不小的民主化成果,如有好幾州的政權就是由前者所把持的。另一方面,聯邦執政陣營自獨立以來老樹盤根,欲一時之間把彼等拉倒砍掉,還是比較困難的,一不小心還會被突地屹立的粗獷樹根絆倒!

我曾在本欄裡多次強調,多年來的參與與觀察告訴我,政治雖說可能應以一定程度的原則堅持為基礎,但是政治現實還是比人強的,不由得你不順應它。而且,政治的實踐是講求妥協的。

我有籌碼、你有、他也有,大家就有資格坐上談判桌來或是對弈、或是“合股”,尤有甚者,或是“分贓”!這沒甚麼不好意思的,這本來就是政治。

像我這樣,來自沙巴,從小對這一點最有體驗。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是當時執政沙巴的人民黨的最高峰時期。該黨也毫不猶疑的動用政府公器來做呼之欲出、若隱若現的政治宣傳。還記得小時候的沙巴基金局頗為富有,會免費提供沙巴學生作業簿、鉛筆等文具,每天還有不同口味的牛奶等,但無論是作業簿的封底、鉛筆的側邊、牛奶的包裝上等,幾乎都“巧合”地在字裡行間印有“BERJAYA”一字。此BERJAYA非當今事業多元化的商業集團,而是上述人民黨的簡稱。

此項做法,有意無意間,看來一方面是要長期從小灌輸未來選民們的順應心態,另一方面當然也是中短期內提醒學生家長要懂得感恩,在來屆選舉中要“識做”!在政治意識尚未健全的發展中國家裡,如是做法,也還是無可奈何的。人家執政,人家就會動用各種政府資源來鞏固其執政耐力,這就是政治現實。

但當然還是會有人企圖改變現實的。1985年才剛成立的沙巴團結黨,據聞即與之前被人民黨推翻的沙統達致秘密協議,在當年即將舉行的州選中,湊合各自贏取的議席,如果過半,可組聯合政府。團結黨是以非穆斯林土著為基礎的多元種族政黨,而沙統當年則是讓非穆斯林聞之喪膽的種族主義與宗教主義至上的獨裁專制黨。回顧起來,這兩個理念大相逕庭的政黨可以達致協議,這就是政治妥協,追求權力才是硬道理,沒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

1985年沙巴州選舉結果,之前執政的人民黨上演滑鐵盧,在48席裡,才贏得6席。沙統表現還可以,贏了16席。團結黨則贏了一半的24席,再加上兩席宣佈會加入該黨的獨立人士當選人,儼然已可自組州政府。沙統不忿氣,而人民黨應該也是捨不得放下政權,再加上沙巴憲法有首席部長可委任6位非民選州議員的條款(雖然一個選舉期間的看守政府是否有權如此做還是有爭議的),竟然在選舉結果揭曉當晚企圖來個“6+16+6=28>26>24”的方程式而可執政的活鬧劇!而且還漏夜到州元首府宣誓就職新首席部長。此項政治“硬上弓”的“恐怖劇”,在沙巴華人圈子裡,史稱“上山奪權”(因元首府在首府亞庇邊上的升旗山上)。後來聯邦政府的代首相,還是比較有現代民主理念的,才把這扭曲的政治鬧劇“更正”過來。但這種領袖又有多常見呢?

也不只本地,當下的緬甸,又何嘗不是如此?全國民主同盟即便贏得大多國會議席,還是必須與憲法規定佔有四分之一議席的軍方合作。昂山舒吉當不了總統,但也開誠佈公的宣佈新總統會由其操控。而舒吉總得有個官方身份來好辦事吧?而她不是深受國際社會熱愛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嗎?就讓她當外交部長吧!

一個外交部長眾所周知操控總統的政權,這夠政治現實與政治妥協了吧?政治裡還是要腳踏實地,不能一步登天的!(星洲日報/滄海青山‧作者:胡逸山‧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高級研究員)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