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uesday, November 12th, 2019

赛夫丁.真正的默迪卡

Closed
by August 28, 2016 General

2016-08-28 12:43

随着国家似乎走向死胡同了,有些人说“独立履行”实际上是“自由补益”和“发展的政治”其实就是“继续掌权政治”。因此,国家的独立状况变得更为可疑了。

我们即将庆祝默迪卡,让我反思当时的“政治左派”,包括Ahmad Boestamam,Burhanuddin al-Helmy和Ishak Haji Muhammad在1957年提出的问题:我们是否真正的独立了?

知识分子兼前上议员赛胡先阿里表示,在1957年8月31日那历史性的一天,他与数千名群众聚集在默迪卡体育场。当时他是马大生,也是半岛马来学生联合会的秘书长。当东姑大喊默迪卡的那一刻,他流下喜悦的男儿泪:国家独立了和人民解放了。

但他仍然有几件不满的事情。独立并非通过真正的斗争。真正的独立并不只是政治性独立,而应该是全面性的,包括经济,教育和司法机构的独立。对于许多反殖民者和民族主义者为真正独立而斗争的贡献,我们可曾给予应有的认可或他们只能继续成为无名英雄?

自我的学生时代(60-80年代),政府的“独立履行”重点是经济增长,也是“发展的政治”。但关于真正独立的问题,例如为什么我们还在使用殖民时的国会和法律制度?为什么我们依然是共和联邦成员国?

当马哈迪推动向东学习政策时,有些人认为是真正独立的里程碑,因为不再面向前殖民主人了。当宣布2020年宏愿后,它很受欢迎,因为被视为塑造真正独立国家的努力。阿都拉的现代伊斯兰文明社会(Hadhari)被视为心灵的辅助模具。纳吉的转型计划被看作是一个独立国家的自然进程。

但如今,随着国家似乎走向死胡同了,有些人说“独立履行”实际上是“自由补益”和“发展的政治”其实就是“继续掌权政治”。因此,国家的独立状况变得更为可疑了。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黄基明博士说,要走出死胡同亟需马来西亚政治结构及人民对于过去和目前状况的了解有戏剧性和创新性变化。默迪卡并非只是领土的控制。更重要的是多元性如何实现繁荣和平的国家;达到公平快乐的社会。这是关于心灵的默迪卡:解放刻板的众心,持续为默迪卡进程作出贡献。

我们谈论的是优质的公民。

Institut Darul Ehsan主席Siddiq Fadzil教授也表示极为重要的是大马人必须享有优质公民。优质公民带来有意义的影响,以及具有默迪卡灵魂的大马人能够承受历史的磨难。

默迪卡灵魂对尊严是敏感的(不是围城心态),将会捍卫和强化本身尊严。然而奴隶心态者将让其他人对他们做任何喜欢的事情,包括贬低他们。默迪卡灵魂是拥有抱负(不是贪婪)和毅力,目标明确和积极努力去实现。不似奴隶心态者仅在被迫时工作。

他还指出一个独立国家渴望具有意义的发展,包括文明建设。唯有独立和坚强的公民将能够创造有意义和重要的事情。奴隶心态者和懦弱公民将无法贡献任何东西。

奴隶心态者不仅发生在个体,而且在一群人。他们失去了自由公民的地位和权利,而且被控制,也失去了思想,言论,学术,媒体和决策的自由。他们只是一味地服从命令。不然他们会受到不是法治,而是根据主人的率性幻想的惩罚。他们受到惩罚,不是因为他们是错的,而是因为他们提出异议。

过去10年,大马人的对话进一步提升到关于马来西亚未来更具体的反思。

大家讨论维护开国元勋的愿景,至高无上的联邦宪法(而不是马来人至上),国家原则,并逐步发展民主理想至上的理念,符合今天的现实和预期的未来挑战。大家期待的是更加美好的明天:所有大马人应当享有的伟大国家。实现一个基于幸福,并通过基本的推力,比如共同的价值观,知识,文化,文明,和平,团结,繁荣,社会公正,民主的原则,任人唯贤和充满机会的国家。这些前提原则是如诚信,包容性,体制改革和创新。

大家已经在讨论基本的政策和覆盖领域的体制改革,比如独立的选举委员会,以民为本的国会,联邦制的实际意义,结束种族政治,自由的保障(包括宗教,学术和媒体自由),更强的法治,对人权的改进,加强反贪污,公共服务的改善,青年和妇女赋权,和在教育,经济,社会和外交的政策和方案的整体改革。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真正独立的问题,如赛胡先阿里的提醒更加相关了。

Siddiq Fadzil教授提出要赋权予人民。黄基明博士建议返回最初50年代的默迪卡:当维持现状不再可行和需要新的结构时,并当所需的力量朝向相似的方向移动,事情将会发生──默迪卡。

所以,既然目前的政权,制度和机构不再可以信任了,让我们共同努力争取第二个(民主的)默迪卡:一个完整和真正的独立。(译:黄燕妮)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命运共同体.文:赛夫丁.前高教部副部长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