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aturday, October 19th, 2019

陈定远‧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

Closed
by October 23, 2016 General

2016-10-23 13:44

安勤银行是间甚麽银行?安勤银行是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属下阿尔巴投资公司(Aebar PJS)的银行,而国际石油公司又是一马公司在海外合作投资的战略夥伴。梳理出这样的关系,充份说明了一马公司的成立,一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庞大的,与中东人士串谋起来圈钱的巨大骗局。

一马公司的新闻最近平静下来,但是两周前的一个小新闻又荡起一些涟漪,把我们的眼球吸到一马公司的骗局上。

这个新闻是:10月11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宣布撤销瑞士安勤私人银行(Falcon Private Bank)的私人银行资格,并处以罚款430万新币(约1300万令吉);另一方面,安勤银行因为替一马公司洗黑钱,遭到瑞士当局对付,瑞士监管当局启动刑事检控程序提控这家银行,并且勒令安勤交出其不法利润250万瑞郎(约1000万令吉)。

安勤银行是间甚麽银行?安勤银行是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属下阿尔巴投资公司(Aebar PJS)的银行,而国际石油公司又是一马公司在海外合作投资的战略夥伴。梳理出这样的关系,充份说明了一马公司的成立,一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庞大的,与中东人士串谋起来圈钱的巨大骗局。

阿布扎比是个酋长国,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最大的酋长国。阿布扎比在1976年成立了投资局(ADIA),设立了一个主权财富基金,管理该国财富,是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资产超过9000亿美元。其投资的资产有美国花旗银行的债券,英国盖特威克机场的股份等,旗下有一家专门负责石油业务的公司叫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这家公司2015年在世界500强排行榜中排名第219位,它的职员与一马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安勤私人银行就是这个主权财富基金在瑞士开设的一家私人银行,为他们洗黑钱的一家银行。

安勤早於二十几年前便在亚洲地区发展业务,着眼的是中国地区广大的商机。但是,安勤在2009年关闭了它在中国上海的办事处,又在2014年,宣布退出香港,原因不明;但它宣布,打算把业务重心放在中东丶非洲与俄罗斯,并通过穆斯林国家的关系,开拓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穆斯林国家的业务。就是这个中东关系,把一马公司和安勤丶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拉到一块了。

现在分析起来,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和一马公司倒有许多相似之处。

首先,前者是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设立的,而後者是马来西亚财政部(马来西亚没有设立主权财富基金)设立的,它们管理的都是国家资产。

第二,双方都同时被一些人利用,以高超的伎俩,聪明的手段,骗取国家金钱,剽窃国家资产。

第三,这些人都同时被美国司法部点名,涉嫌在美国清洗黑钱。代表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是其前执行董事卡迪(Khadem Abdulla Al Qubaisi),和其子公司阿尔巴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员阿末巴达维(Mohamed Ahmed Badawy Al-Husseiny),代表一马公司的是刘特佐和里扎。

话说当年一马公司成立後,在刘特佐的牵头下,与阿布扎比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合作,说是共同开拓石油业务,後来被发现,原来是和卡迪串通,利用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及其属下安勤私人银行的便利,刮取一马公司的资产。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合作是假,刘特佐和卡迪串谋骗取一马公司的资产是真。

时在2009年,一马公司向外宣布,第一宗交易是与阿布扎比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联手,合资25亿美元开发油田业务。一马公司将其投资的其中7亿美元,汇到刘特佐控制的Good Star公司在瑞士的账户,谎称Good Star是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子公司,後来,一马公司又将3亿3000万美元汇给Good Star公司。这些钱都进入了刘特佐的账户,总额为10亿3000万美元,然後再将这些款项分发给其他有关的人士。

当时卡迪担任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董事经理和阿尔巴投资PJS投资公司(英属维京群岛)主席。一马公司丑闻暴露後,卡迪被发现涉案,已经被国际石油投资公司革职,并且遭到阿联酋中央银行冻结其资产和银行账户,同时被禁止出国,以便接受调查。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卡迪与阿末巴达维在阿尔巴PJS担任要职,利用职务之便,在英属维京群岛设立另外一家匿名空壳公司,也取名阿尔巴,不过後面的三个英文字母不同,名为阿尔巴BVI,企图冒充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旗下的子公司阿尔巴PJS。2012年,投资银行高盛替一马公司发行35亿美元的债券,其中13亿6700万美元被非法汇到阿尔巴BVI的账户,这是一马公司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缴付的可退还抵押金,因为不是进入阿尔巴PJS的账户,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声称没有收到这笔巨款,显然它已落入卡迪和阿末巴达维控制的账户。

卡迪已被阿布扎比当局禁止出国,以防潜逃,而一马公司的代理人刘特佐则仍然逍遥法外,相信美国当局知道他身在何处,但是何时会被绳之以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文章来源:

星洲日报/百思莫解‧作者:陈定远‧中国厦门大学嘉庚学院教授·2016.10.23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