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aturday, December 7th, 2019

TPP大势已去 “中国方案”将成APEC峰会焦点

Closed
by November 18, 2016 General

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于11月19日至20日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虽然此次峰会的主题是“高质量增长和人类发展”,但美国大选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命运走向及潜在替代方案,将成为与会领导人密集磋商的最主要议题。

奥巴马为挽救TPP做最后一搏

秘鲁APEC峰会是奥巴马以美国总统身份展开的最后一次外交出访,原本希望带着政治遗产亮相的他,眼下却不得不面对TPP很可能将不了了之的尴尬境地。不过,他仍表示将利用APEC峰会的间隙会见所有TPP成员国领导人,并力促TPP生效。

TPP由APEC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四国于2002年发起,旨在促进亚太地区的贸易自由化。2010年,TPP谈判启动,并最终于2015年10月5日取得实质性突破,美国、日本和其他10个泛太平洋国家就TPP达成一致。2016年2月4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12个国家正式签署了TPP协议。但TPP要正式生效,还需要上述12国立法部门(国会、议会)批准通过。

原本签署TPP的12个国家都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在今年内力促TPP生效,但一场美国大选彻底打乱了TPP的进程。英国《卫报》网站11月12日在题为《白宫承认,国会将把TPP冲入马桶》的报道中称,鉴于参众两院不会在明年1月20日国会进行正式权力交接前讨论TPP协定,并且当选总统特朗普几乎每天都要攻击这项协定,因而,TPP协定在美国几乎已死定了。尽管“TPP已死”效应在整个亚太地区持续发酵,但奥巴马11月17日仍表示将继续游说国会批准TPP。

与奥巴马同样仍想最后一搏挽救TPP的还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安倍11月10日已强推日本国会批准TPP协定,次日,他又强调“将利用一切机会促使美国及其他签署国尽快完成国内手续”,并称不能被动等待美国的态度,而是“要在日本的主导下提高尽快生效的机会”。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则向特朗普喊话称,如果他就任后取消TPP,那“对于我们这些积极为协定谈判的人来说,是令人失望的”。

相反,有些国家已经决定放弃。越南总理阮春福11月17日在国会召开的会议上宣布,因美国中止将TPP提交国会审议,越南政府已停止推动国会批准TPP。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洁11月17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TPP目前在美国只是暂时搁置,判断TPP已死,为时尚早。”张洁表示,外界普遍猜测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将终止TPP协定,但“从明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到4月期间,是一个重要的观察期。这期间,特朗普将陆续公开其施政纲领,届时,美国新政府对于TPP的真正立场才能渐渐明朗”。

张洁指出,虽然TPP目前只是暂时搁置,但已缓解了中国此前在亚太秩序博弈中所承受的整体压力,这也利于中国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或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建议。

RCEP获美国盟友追捧

由于担心TPP无疾而终,很多签署TPP的美国亚太盟友眼下已将关注力转向曾经与TPP相抗衡的RCEP。

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穆斯塔法·穆罕默德15日说,如果确认TPP协定无法落实,马来西亚将寻求其他选项。目前,马来西亚关注的是推动RCEP谈判。

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发表社论称,美国不核准TPP协定仅代表其自己弃权,亚太区域国家依然会谋求其他形式的合作来促进贸易。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也表示,TPP失败将使贸易协定方面出现真空,其空白或将被中国主导的经济伙伴关系填补。她特别提到RCEP,并称澳大利亚将在任何能够受益的地方寻求达成协议。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部长史蒂文·乔博6日表示,澳大利亚政府会努力敲定拟议中的RCEP,同时也支持中国提出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方案。

相较于匆忙转向的上述3国,今年APEC峰会的主办国秘鲁既已开始与中国就加入RCEP问题进行谈判,又仍对TPP生效抱有期待。秘鲁外贸部长爱德华多·费雷罗斯表示,希望有朝一日秘鲁能同时加入美国领衔的TPP和中国力推的RCEP两大自由贸易协定。而秘鲁总统佩德罗·库琴斯基认为,与中国、俄罗斯等亚太国家签订协议或许比美国参加的TPP更好。

德国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南美问题专家克劳迪娅·希拉博士指出,秘鲁对RCEP表现出浓厚兴趣,是因为秘鲁与中国的贸易额占其外贸总额的23%。希拉认为,秘鲁如果真的成为RCEP的一员,很可能会在智利等TPP签署国和泛美同盟成员国中引发示范效应。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旨在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统一市场的自由贸易协定。虽然日本也被纳入这一框架之中,但安倍15日却警告称如果TPP生效手续没有进展,在亚太地区打造经济圈的“重心将会转向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日本不愿接受中国在亚太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但在TPP前景不明、亚太国家重新将关注点转向RCEP的大背景下,日本有可能改变态度加入RCEP谈判,以免自身在亚太市场被边缘化。

“中国方案”将成峰会关键潮流

中国近年来积极推动RCEP,新加坡《海峡时报》16日评论说,在TPP可能流产的背景下,中国将成为秘鲁APEC峰会的中心,中方倡导的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和RCEP方案将成为峰会上关键的经济和地缘政治潮流。

英国《金融时报》称,在秘鲁召开的APEC非正式领导人会议上,中国将再次推进“抗衡TPP的RCEP”,特朗普的当选令中国得以顺理成章地推动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纽约时报》也称特朗普当选带来的不确定性给美国的亚太盟友和对手都带来了压力,“如果美国的支持显得不太有把握,那么中国会变得更有吸引力”。

张洁说:“不论是RCEP还是FTAAP,都是中国积极参与构建亚太自由贸易新秩序的努力。中国是RCEP坚定的支持者和推动者,支持东盟在RCEP谈判中的中心地位,因而,如果RCEP能率先取得突破,那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

张洁也强调,从未来参与亚太区域治理的层面来看,FTAAP所涵盖的范围比TPP和RCEP都更广,如果能取得成功,将有助于中国在亚太争取更多的话语权。虽然东亚目前有不少合作机制,但效率都相当低下,未来需要一个高效的地区合作机制。而RCEP能否成为亚太各国高效合作的平台,仍需各方努力。作为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经济体,美国未来是否会加入RCEP,既取决于美国自身的意愿,也取决于亚太各国自身的考虑,“毕竟一个没有中国的TPP和一个没有美国的RCEP都是不明智的”。

Previous
Next